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切光】电子迷梦 02

仿生人切x创造者光 赛博朋克世界观。
不是很满意。凑合着看吧。

这里是霾城的一个角落。

这座城市三百六十五天里有百分之九十三的日子都在下雨,剩下的时间则大雾弥漫,烟尘混合着工业品的气息扎入呼吸道。

青年穿着皮质外套拐过一个路口,柏油路因为年久失修而坑坑洼洼。擦过的一家小店有着油腻腻的橱窗,里头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人体器官和体外培植皮肤。

这里是霾城的盲区。迟钝又麻木的警戒之眼扫不到的地方。霾城的每个角落都有毒品、犯罪和暴力,但这里才是那些渣滓的根本来源。

鬼切要去见一个人。他在源氏的黑名单上。

倒卖源氏的产品,贩毒,私自进行未经源氏允许的仿生人改装……每一项都属于严重损坏源氏利益的行为。

源赖光给他的地址在这条街...

突然等车的时候难过起来。
63路是真实存在的吗。
它怎么还没有来。

—— 【切光】电子迷梦 01

赛博朋克世界观。仿生人切x生物集团领导人源赖光。
内容相关设定来源于各类科幻作品,包括但不限于:约翰·卡尔斯奇《幽灵舰队》系列作品,F·P·Dick《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William Gibson《蔓城三部曲》。

“大脑活动——无异常

神经元活动——正常

思考基准语言——日语

身体性别设置——男性

身体年龄设置——十八岁

仿生人类型——军用型

仿生人用途——不明

检测完毕,产品序列号037T1B-K,允许出厂。”

……

混沌,虚无。

意识是突如其来地降临在他的大脑里的。

神经元开始迟钝地生长,试图将彼此的突触相互连结。生物电流雀跃地跨过郎飞结,在宏观层面上体现为意识的浮现...

—— 【切光】夜宴(下)

写到最后其实已经和夜宴图没什么关系了……
凑合着看吧。
有性暗示和血腥内容!大概R15的样子……

此番源氏立了这等大功,自是要好好庆祝一番。席上自然都是能与源家平起平坐的王公贵族,这筵席的性质较庆功更不如说是上流阶层的社交晚宴,正是攀关系交朋友,挑拨离间明争暗斗的好时机。源赖光作为晚宴的主人,也不免参与其中。桌上珍馐佳肴不过是陷阱机关上一枚精致的饵食,众人皆屏气凝神,待大鱼上钩。推杯换盏间自是暗藏杀意,步步为营誓要将猎物逼至绝境,掠食者之间又互相猜忌推诿,可真是好戏一场。

“源赖光大人,藤原家大人推说身体不适,不便前来。但派了个画师来,说是为了恭喜大人,想记录下源家的光辉场面,说不定还能据您的讲述,重...

我到底是来搞CP的还是来补历史的……

—— 【切光】夜宴(上)

灵感来源于《韩熙载夜宴图》。但这个绘画传递情报的梗其实只是一条隐线……
另外还是求个点梗【

那日,平安京内风言风语传得飞快,说是源氏最强的阴阳师把那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头给砍了下来,又斩了它麾下大妖茨木童子的一只右手。

流言的确惊人,不到半日这消息便流窜得满城皆是。有人道源氏这此次倒是立下大功,不知天皇要如何奖赏。也有人揣测源氏此次可真是出尽了风头,但还不知日后有无后患。更多的人则津津乐道于源氏年轻的天才阴阳师源赖光,夸赞他年轻有为又生得一副好皮囊,果真是贵族出身应有的样子。此等关系到名誉的大事源家自然是看重的,数日后便贴了布告说是会办上一场盛大的筵席,且开仓放粮,平民百姓也都能从里头分一杯羹。此话...

唉睡醒了这都大半夜了……开始写文

—— 【切光论坛体】源赖光家那个脱饭回踩的唯粉到底是怎么回事!

1L
RT,LZ昨天路过源赖光家门口发现他们家乱七八糟的,感觉像是经历了十级地震,问了下负责修缮的工匠听说是他们家大人的脑残粉脱粉回踩搞的 这年头追星都这么恐怖的么?!

2L
前排搬小板凳听故事!

3L
等等?源家不是在皇城里面吗?看来LZ也不简单啊!

4L
前排出售瓜子花生矿泉水小板凳辣条~

5L
LZ这是有多无知……

6L
+1

7L
+1

8L
哎呀你们不要嫌弃LZ啊我还要听故事!

9L
有没有人给吃瓜群众科普一下?

10L
???这年头还有不知道平安京三大唯粉的???MM你是第一次上网冲浪吗??

11L
吃瓜群众已排排坐好准备听故事~

12L
我来给大家科普了~平安京三大唯粉,茨木,大天狗和鬼切,最后一位听说最近脱粉了,谁知道竟...

头晕 胃疼 想磕LSD到天昏地暗
是不是这样我就能沉睡到世界终结 脑内只有虚妄和白噪音
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 和透纳的空气
光线是霁色的 我是灰的
不需要光
神经衰弱又连接
荧光白屏闪烁
体外循环迷幻电子 体内空空荡荡 用福尔马林和酒精灌满
打火机点燃肉体
世界Game Over

—— 【切光】求之不得

套用了莎乐美的剧情。OOC有,剧情混乱没有考据,私设如山,打死我吧。
顺便再求个点梗。

那夜的月很美。

御苑内花草繁茂,偶有虫鸣。正是夏夜,萤火闪烁,伴了一轮弯月竟颇有些仙境的味道。婵娟不甚圆满,只是一勾明亮的光华,被云遮去小半,自有宫里嫔妃半遮半掩的神秘美感,映着一条小径。源赖光信步向幽深处走去,拐过一个弯,前头却是一列卫兵,守着个水牢呆滞地立着。

这样安宁的景致里却有这么个败兴的东西,自然是让他的兴致大打折扣。阴阳师微微蹙眉,问身边的侍从:“那里头关的,是什么东西?”

“听说是个大妖。祸害百姓可有段时间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好歹是被抓到了,天皇陛下命我们要将它关在底下,让它再也不见天日。”

“就这么个...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