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盐酸舍曲林
又名左洛复
一日三次
每次一颗
于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疗效不可能的
副作用极为明显

Hey。

这首太美了。可以赏光去听听吗。

谢谢各位。我好喜欢他们。

Six-Mansun

—— [切光接文活动03]

这篇可以发啦!没专门起名字,我跑偏一万年最后还是要感谢太太拉回正轨【不】

然后莫名押题了,嗯。

【单方面性转预警】

【剧情捏造预警】


源赖光是不信命的,于是鬼切也跟着不相信。


所谓束缚既然能缚住源赖光,就必有其解决之道,而源赖光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东西阻挡。无论是神明,妖鬼还是世俗错综复杂的欲望与权力。旁人拘泥于自身的局限,而她执着于别的东西。别人不知源氏整个由她摆布,只奇怪为何这么个大家族要剑走偏锋,既偏激又神秘。可源赖光不为他人而左右,正与前一世那个不拘小节的赖光姬如出一辙。


女子是不该掌什么实权的。族里的长老不敢违逆她,也不会让她对源氏...

我不想写文了—————!

我想画画。

我忍住了!我今天没吃阿普唑仑!我好棒啊!

我夸夸我自己!今天这颗舍曲林表现不错!

这两天整个人都不好,抱歉。可能会断更一阵子。

如有负能,无视即可。

又到了整个人生的转折点,真是讽刺。

如有想找我聊天的,十分欢迎。

承蒙关照,为大家添麻烦了。

关于今天的事如果突然打扰到大家的话,非常抱歉。

因为一点小事抑郁发作,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然后也请假在家休息了。当时的确是非常丧气快要崩溃了,止不住地在哭。请假回来以后睡了好久好久,现在才看到大家给我点评论,不必担心,我现在很好。

医生那边我问过了,她让我回去休息。今晚如果有机会就让她为我做一次心理咨询好了。

其余没啦,我还是沙雕网友啦!如果能多和我讲讲话什么的就更好啦!我还是很喜欢和大家聊天的!感谢所有安慰我的天使!

也感谢我自己终于活过来了,太好了。

几条内容转自己可见了,不想打扰到大家。

—— 【切光】寒梅落雪

杭州下雪啦。

简短的庆祝一发,是夏天就想写的梗。


鬼切没有从前的记忆。对他来说,什么都是陌生而新鲜的,就像涉世未深的儿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的确如此。


与源赖光缔结契约的那一年天气很冷。平安京一天之内入了冬,大雪倏忽落下来,铺天盖地。


这样冷的天气,就算源氏家主也不想出门。一年中的初雪时分是孩童大人都欢喜的时刻,他却只坐在檐下望着漫天飞雪,呷一口滚烫的茶水。而后微笑一下,望向身边懵懂的付丧神。


“鬼切喜欢这景色吗?”


“啊,主人……”他略微慌张地转过头来,“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第一次见...

—— 【切光】血酬檀承 终

终于,写完啦。

感谢所有不嫌我拖的读者。今天忘记发文就出门了,抱歉这么晚才更新。看不看得见随缘吧。

前篇: 02 03


那次过后,旁人再也见不到主仆二人相伴饮茶的场景了。鬼切把那些时间都花在了练习上,尽管外行看来他技艺早已炉火纯青,不可能再精进分毫。月夜下安静得没有蝉鸣鸟啼,只能听见他的刀鸣。影子孤独地投在一地苍翠上,扭曲成不祥的形状。


那是秋天。


酝酿多时的退治也不该错过这绝妙的时机。整好旗鼓,源氏的军队便向大江山去了。当然,少不了鬼切。既然是退治,这种活计丢给只懂得杀戮的野兽正再适合不过了。


退治是个颇为漫长的过程。三天三夜下来...

展信佳。

今天杭州下雪了。天气很冷,我走在路上,伞上全是雪花。

西湖风有点大,人还是很多。

天气晴朗。来去匆匆,你看,那边船上一片雪白。

平日说着五十元一位的茶座也在寂静中关了门,桌椅上全是雪白。

天气朦胧。沉在湖里也不错啊,是吗。

是个去死的好天气啊。

那只总过来喝水的猫今天没有来,我也没有坐下。

雪花纷飞。

真的很好看啊。

这种美丽的,南方人都为之雀跃的天气,我是不是能安静地死在某个角落呢。

我想走啦,太冷了,活着也太难了。

死去也好难啊,很令人害怕。

诶,这不就是那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吗。

突然想起来自己竟然这么浪漫……也算是一点点宽慰了。

天气很好,风很大,很...

这个星期要去看病,文不一定能好好更。

祝我好运。

返回顶部
©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