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mute

经常焦虑,偶尔抑郁,永远活着。

我又第一万次开始后悔搞这个神经病一样被诅咒了出了一堆破事要我和川跑前跑后擦屁股最后还赔本赔进马里亚纳海沟的破本了。

一辆假车肾虚三年【暴言】

……那就这样吧。

谢谢他,生日快乐。

陪我过了这么烂的一年,和接下来很烂的一年。

蛋糕就代他吃了。

大家好,我Get到了Steam的可爱之处,我觉得它比备忘录可爱一万倍,我去打游戏了。

【有iOS系统能打不需要操作的请务必安利我谢谢】

各位好,我来乞讨评论了,有无文评给我看看,一句话都可【?

自娱自乐自闭马上要一气呵成了。

无的话我……睡醒再来看看【。】

—— 【切光】一场旷日持久的死亡 03

依旧是单箭头异性恋描写注意……

各种宗教梗有【。】


鬼切的系列作品定于半个月后在一家小型个人美术馆展出,海报已经贴遍了各个没有人会去留意的角落。细节问题,关乎到收入、人流量和其他与作品无关的琐事他一概懒得打理,索性全都交由源赖光与对方磋商。现在他的重心完全放在崭新若潮水溢出的灵感上,对其他一切都充耳不闻。


羔羊,信徒,虔诚的追随者。在教堂,在宏大的圣像前跪伏的信徒,坚信自己会在审判中获得一席之地,进入祂的城邦的人。信徒是这样的,至少外表总是如此。而在心底里他们究竟为什么会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作尽恶事的人为什么相信每日祈祷就可免受七大灾厄?神会替他们背书吗,如果他们...

后脑偏左的地方像被钻开了颅骨一样扩散出去的痛。自作主张买了布洛芬,似乎稍微好点了。

把阿普唑仑从家长的抽屉里偷出来了,实现药物自由【并不】

抹茶拿铁热到滚烫。

毫无胃口。很晕。

码字。

大概过两天就会把锁掉的文再公开了吧。

精神疾病发病中,锁文是一时兴起,解锁来日方长也说不定。

投喂评论可以增加解锁进度和几率。

焦虑,躁狂或者抑郁都是正常现象,请见谅。

突然丧,突然想法危险。

—— 【切光】骤雨乍息于奈良 下

做个合集,太长截两半不然不让发。


突如其来的来电,发起者为安倍晴明。一长串罗马音被标记为加粗的红色在他眼前闪烁,紧急通讯的字样稳稳地烙在视野的右上方。

接通后还来不及问候,对方的声音便急切地插入进来:“源赖光和你在一起吗?”

质询来得尖锐又突然,一刀劈开他准备好的寒暄:“大概在楼上倒腾什么东西吧。怎么了?”

“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在。我现在到这边来,他……”

晴明的语气里有着难得的慌张,鬼切跟着也神经紧绷起来:“怎么了?”

那头沉默,而后传来深呼吸的声音。大约七次。小口啜饮茶水的声音,然后再吐掉一片茶叶。半分钟以后,晴明再次开口:“源赖光有两个同辈亲戚住在奈良。我和他弟弟博...

返回顶部
©Wintermu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