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纪行-重度拖更

沉迷凹凸,杂食。
主瑞嘉,产粮不拆不逆,慎fo。
过激瑞左与温和安左,雷肉雷All瑞。
写文多半是刀。
画画多半很傻。
不太说话,闷声发图。
周更。
脾气很糟,负能很多,请无视。 三次不如意二次找发泄,靠着写文维持基本生命活动中。
真的是个画画的。
扩列戳2354609853。

—— 【瑞嘉】YOUNG GOD

为了Halsey和我曾经最爱的CP而作,为了给我的热情插上十字架。

我的文由Halsey的歌所造就,而这是她Badlands系列里我能奉上的唯一一首歌。

食用愉快。BGM是标题。


血流成河。


他们身上满是伤口。


伤口才是为胜者加冕的王冠——他们都很清楚这一点。


他们的眼睛对上了。紫色对金色。丝毫未被血迹沾染。


没有沾染?倒也未必。他们清楚地知道不被杀死就要杀人,眼神里早已是一片血腥。那是在丛林里心惊胆战的生物都臣服的目光,也是顶层狩猎者彼此的资本和自持。


而现在就是拿它对赌的时候。


嘉德罗斯大笑着。他的王冠在血液和乌云下暗淡无光,带着金属的腥味...

—— 一点退坑说明

好久不见了大家。

说话简单一点就是我退坑了,也不想填坑了。

前两天和我已经在微博上当了某圈文手的舍友聊天,回头看自己写的文。

很动人,很清晰,但我写不出来了。

好像所有文都一样,但不是的。有些我能流畅地写下去,有些却要我在电脑面前痛哭流涕三个小时。但说实话看不太出来。这大概是叫做天赋的东西。

也就这样,大家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再见。

合集和(大概是)最后一篇文会今天整理好发出来。

以后就磕自家OC什么的了,还有,我本来是个画画的。

—— 【瑞嘉】地下六英尺

我知道我很久没更了。最近会陆陆续续把废稿发出来,看心情写一点吧。马上全球统考了,很忙。

是《第二十五个故事》系列很难得的现代Paro,研究员瑞与天才少年嘉。

伪双方死亡,嘉德罗斯为人工智能。


15:00-16:00 第十五个故事 地下六英尺


天才的人生是什么样的?肆意张扬,自知没有人不敢屈服在他的才华横溢之下,因此总带着慵懒的骄傲俯视众生,不必在乎眼光,也无所谓恶意。


该死的天才。他捏紧手里的报告,叹了口气。


“如果让你为自己写一段墓志铭……”


“今天终于准备来点儿有意思的东西了?”他对面那位天才少年探过头来,饶有兴致地盯着他手里密密麻麻的笔...

今天是2018年,3月14日。

我起得很早。然后又倒下去睡觉。

我走到阳台上去看,看晨光熹微。那景色并不比往常明丽。同学昨晚说大概有霾。

我心心念念的彩墨和透写台在社团活动课的时候到了。我发现自己蠢透了,买了两瓶海松蓝和土用。

我同学,美术社社长借了手机在玩。我在肝的游戏又出了限时联动,是久闻大名没有去看的动漫,和物理大概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她划着手机,突然蹦出惊讶的一句:“霍金去世了。”

我低头画着草稿,然后抬头去看她。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相信他走了。在我心里,他大概就是那个喜欢打赌却每次都输的老家伙,赌的竟然是一年份的《阁楼》。他是那个坐在轮椅上,嘴唇弯出一个弧度的老人。他是那...

看了第二季最后一集感觉还行?
金进步什么的有感受到……
不过是不是死的人也太多了下一季要主角互砍嘛:)
编剧还是,一言难尽……
设定集里的剧透我都很想打人了……
不管怎么说能不能给格瑞的背景提一下不然我都要忘了他来干什么了:)
设定集里对嘉嘉的一句话吐槽……我提刀在路上了。一想心都疼。
金下一季可别还以为凹凸大赛光明向上了,迷宫之主都剧透完了你还见个人就扑上去那怕是谁都救不了你了……安莉洁推你一把你还救她一点都不怀疑?
最后感叹一句瑞嘉真好顺便在视频里刷瑞嘉的小ky你给瑞嘉招黑了……总看见你刷瑞嘉结婚挺烦的……

最近人棍安那个事情闹得很火,昨天微博看到确实是被恶心了一把,我喜欢的作品里有这样的同人创作真的让我感觉很难过。
看着刺激,所以我要不要也尝试一下……?
开玩笑的。我只是比较酸。昨天作为一个画手也酸了一把,现在我就是人形自走醋坛子。
这件事搞得我退坑的欲望越发强烈了……
因为这件事也开始审视自己的作品。第十五个故事里角色死亡的描写还是太露骨了。预警也打得不够。今后会注意的。
以上。难受得很。

—— HURRICANE

有一阵风暴落下来。

枯枝败叶一扫而光,里头尽是烂了一半的黑色泥土。风里两个人的脸模糊下去,身型却越发瘦削分明,硬是在暴虐里生生凿出一个轮廓。两人沉默地盯着对方模模糊糊的两颗瞳孔,假装自己可以透过这暴雨飓风看透彼此。

夜幕要正要砸在他们的头上,红砖墙倾塌一半露出残破的涂鸦和污水横流。汽车溅起一片的污水,贝福·斯图文森区的标牌锈了一半,在脑袋上摇摇欲坠。

嘉德罗斯向来耐不住这样的死寂。他的沉默里全是挑衅,昂起头去盯着面前人黯淡的瞳孔,嘴角满溢出来一片咬牙切齿的高傲。

“我告诉你。

既然我从血污与肮脏里出生,自然就没有过要清白死去的念头。”

一个弃掉的坑,街头青年瑞/年轻有为嘉。
都不是什么好人。
BGM...

近期……妈耶啥都没干
随便诈个尸爱取关取关别让我一堆粉丝没热度了BallBall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不应当,我只是一个画画拖更的小垃圾。

—— 【瑞嘉】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还是这个万年更新一次的lo主,还是她没什么好看的故事。

兴之所至。昨晚熬夜看书看到这里被震撼了一把,所以写出来了。

安利一下原梗出处《我是女人,也是女兵》。


14:00-15:00 第十四个故事 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应征入伍的两人。格瑞十八,嘉德罗斯十四。


背景取材自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纪实作品《我是女人,也是女兵》,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青年对抗德军。情节来自其中的一段回忆。


伪一方死亡。


很久以后还会有一个苍老的女人被问起战争。问她那该是什么样子,是否如书籍里所说,他们全都英勇无畏……...

—— 【瑞嘉】莎乐美

我觉得我差不多是个死人了。

别涨粉,我要脸。

末世废土设,海伯利安paro。

格瑞生贺更新了千万年也没写完的垃圾。

看到这里我感恩戴德,您可以退出了。


13:00-14:00 第十三个故事 莎乐美


镇压叛军的军官瑞/协战AI嘉。

部分语句及剧情发展来源于奥斯卡·王尔德的剧本《莎乐美》。


场面陷入了胶着。


叛军无法再向环网前进一步,霸主也无法做出任何收复失地的保证。神林不是可以随意抛弃的星球,在距其约三个天文单位的一片真空里,政治理念与奉命做事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和解,甚至有舰上人员私下通信交好的传言——暗地里撑开的猎网或悄然布置...

返回顶部
©冬日纪行-重度拖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