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病名为爱

谨慎食用。


前文:1/2 2/2 3/2 4/2 5/2 6/2 7/2 8/2




9/2 短暂现实

回忆截止,时间从不停滞。嘉德罗斯的记忆停在这里,无论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了。

但他确信是因为自己的脆弱被看穿了。他不知道太多关于格瑞的过去,只知道他被灭族了。在他很小的时候,在嘉德罗斯还未出生时,整颗星球悄然爆炸,遗迹现在都看得到,拜光的极限速度所赐。只是再无人迹,现在所看到的不过是虚幻的光华,轻薄的离子体发出耀眼的辉光。他不提,格瑞也不提,过去模糊不清抑或是清晰如昨日,都是太深的印记了。心知肚明就好,提起总难免把伤口又撕裂得血肉模糊。他本就不太擅长表达自己原本并未被设定的情感,格瑞也同样是沉默寡言的人,更多时候仅仅是靠着眼神和小动作来表达依赖。

嘉德罗斯想要依赖,而格瑞不介意,甚至有点希望有人依赖他。于是每天的清早,他们在晨光中醒来,嘉德罗斯的鼻尖埋在格瑞的锁骨窝里,格瑞的纤长手指温柔地抚摸嘉德罗斯的松软金发,给嘉德罗斯擦掉牛奶在嘴唇上留下的白色痕迹,帮他戴好围巾,贴上小小的黑色星星贴纸,最后在门前吻一下嘉德罗斯的额头,扛起烈斩,“晚上见。”

“今天还是不准备陪我打一架吗?”

“嘉德罗斯,你怎么还是什么都不懂。”

“那你教我。”包子脸气鼓鼓地胀出一个圆润的弧度,刚刚贴平整的星星贴纸很快皱起一个角。

“……好。”嘴角隐隐带着些笑意。

出了门,一个向左拐和他的两个跟班找乐子,一个向右拐不时被发小纠缠得焦头烂额,但最后他们又会回到原点,在同一张床上进入不同的梦境,体验他们所体验过的,感受他们所不愿提起的。

嘉德罗斯永远是不可一世的王,对谁都一样,除了格瑞。

王不会放开那个抓住自己把柄的救命恩人。永远。




后文:10/2 11/2 12/2 13/2 14/2 15/2 16/2 17/2 18/2

评论
热度(11)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