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盐酸舍曲林
又名左洛复
一日三次
每次一颗
于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疗效不可能的
副作用极为明显

—— 【瑞嘉】病名为爱

谨慎食用。


前文:1/2 2/2 3/2 4/2 5/2 6/2 7/2 8/2 9/2




10/2 病友

嘉德罗斯最终还是哭得睡着了。沉沉地闭着眼睛窝在格瑞怀里,小小的身躯有一点冰凉。

希望不要感冒。格瑞叹了口气,轻轻把他放在床上掖好被子,又抽一张纸轻轻擦一下他眼角干透的泪痕。

孩子终究是孩子,再早熟也都不可能不在心底留下半点伤痕。他回想起那场火灾,那般绚烂,此后晨星万般绚烂,烟火明媚万千,都被思绪盖过,化为毫无意义的微弱花火。

自己何尝不是病人。病得太深了,无可挽回了,最后不得不逃避。然而他始终活在阴霾之下,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自我被吞噬得所剩无几。

雷德和祖玛执意让他在这里陪护,“那孩子平时看着坚强,崩溃了就脆弱得一碰即碎。他不会想要我们陪着的,只有能理解他的你是他所能接受的。”

轻轻地掀开被子躲进去。

为什么不在边上支一张床?格瑞后来这么想道。如果他不在嘉德罗斯的身边,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嘉德罗斯会如往常一般醒来,骄傲地睥睨众生视其为蝼蚁,委身在这一间病房里做他的梦,当他的王,自顾自地不可一世。

然而他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内心生满坚冰,被那火焰烧灼得胸口生疼,融化的冰水充斥着他的心脏。人在濒临死亡时总是遵从自己的本能,于是他靠向了嘉德罗斯,充作热源。

太久没有依赖过别人的人,感受到一点温暖就变得卑微。

真糟糕啊。他对着空荡荡的天花板笑笑,闭上眼睛。

盯着同一片天花板九年之久,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谁也说不清的。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在牢笼里的全部生活,全部全部……都无法想象。

这也就是心理疾病难以治愈的原因。痛苦各有不同,尽管通过病征能粗略地划分为几类,实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过往,痛苦自然各有差别。他不知道嘉德罗斯的思想,同样他也不会知道格瑞的痛苦。病友之间只能通过自己拙劣的揣测去模仿对方,可惜通常相差甚远。他只能尽其所能。

身边孩子平稳地呼吸着,宽松的病号服耷拉在他身上。这孩子睡相极不安稳,碰到些什么都要牢牢攥住。此刻他抓住了格瑞的衣领,下意识把头埋向坚实的肉体所在。

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让格瑞惊醒。看着他抓着自己衬衫领子的柔软小手,他的嘴角浮起浅笑,轻轻抬起那只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底下有一颗冰冷的心,正等待着炽热的王去融化。




后文:11/2 12/2 13/2 14/2 15/2 16/2 17/2 18/2

评论
热度(12)
返回顶部
©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