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病名为爱

谨慎食用。


前文:1/2 2/2 3/2 4/2 5/2 6/2 7/2 8/2 9/2 10/2




11/2 意识进化

嘉德罗斯偶尔会和格瑞谈起死亡,以他一贯的直白。

“格瑞?”

“嗯?”

“凹凸大赛是只能活下来一个人的吧。”

“所以呢?”

“我要你活下去。代替我。”

“……别提这些,嘉德罗斯。”

“我并不是那个王,格瑞。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正如——正如那个梦。我只是残次品。为你定制的……残次品。”

“那,我离开可以让你变为——”

“进化是不能回头的格瑞。我看见你的第一眼,齿轮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它迟早会把我碾碎的,无论是在培养皿里还是在你的怀里。不过,很高兴能遇见你,成为你一个人的……王。”

面前的人很久没有说话,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细线。他看着那清澈的紫色眼眸睁开又闭上,银白几乎透明的睫毛颤动着。他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一局还是我赢。他这温柔不设防的样子也只有自己能看,年轻的人造人餍足地想着,闭上眼睛假寐。

恍惚中有一个温柔的吻轻轻印在他的额头上。有一点凉的触感。他的白衬衫带着一点洗涤剂和牛奶的香气,领口折得棱角锋利,却在他的鼻息下轻易妥协。

和他一样。

于是沉沉陷入睡眠。神经细胞之间突起的郎飞结形似锁链,牢牢捆住他的意识。其在间隙中跃迁得越来越慢,不断损失着能量最终颓然被抓住脚踝跌倒在地。细胞内的钾离子和钠离子浓度不同,渗透作用开始发挥效力,使得情绪逐渐趋于平稳。通道打开又闭合,所谓情感这样捉摸不定的东西却可以精确地被科学影响。

圣空星的实验室里,红色数据正在缓慢累积。

也许有临界值,也许没有。

不确定性一般的玩笑。




后文:12/2 13/2 14/2 15/2 16/2 17/2 18/2

评论(2)
热度(12)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