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病名为爱

谨慎食用。


前文:1/2 2/2 3/2 4/2 5/2 6/2 7/2 8/2 9/2 10/2 11/2 12/2 13/2


14/2 光华

没有话语,沉默简直如同某种超导体。一举一动都尽可能简洁,其中传达出的情感无疑是清晰明了的。格瑞轻轻擦拭嘉德罗斯的嘴角,嘉德罗斯仰起头轻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格瑞收拾碗筷,水龙头流出的水冰冷得刺骨,嘉德罗斯打开床头的一盏台灯。格瑞把床上的活动桌板摇起来,嘉德罗斯伏在上面学习初中最后的一点知识。时间无言的流逝,但两人似乎都毫无知觉,直到天色一点点亮起来,苍白的光芒从窗帘的缝隙里一缕一缕透过来,尖锐像有形的锋芒,刺痛着两人的瞳孔。

格瑞看着他埋头写笔记。桌板略高,他的头埋得低低的,低得他只能看见他那一头柔软的金发。字体圆润但略有潦草,已渐渐透出张扬而不拘一格的姿态。重点用橙黄标出,那颜色让格瑞想起温柔的夕阳,而比夕阳更盛灿烂。

他扯扯自己皱巴巴的衬衫和领带。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颗被冰封的心脏逐渐融化着,冰冷的水流浇灭了火焰,同时也在他的血管里恣意奔腾,循环下意识加快,因此也就更冷,冻得他四肢麻木,神志不清。他知道融化掉不只是冰也是心脏,那冰雪与他共存太久早已密不可分。他知道自己病入膏肓,他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但他是医生,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病症。有时候对事实知道得太清楚实在是糟糕至极,因为他深知自己已经坠入了该死的深渊,万劫不复。

他回想起那个苍白的身影,执拗的少年。张扬的金发和习惯贴在左脸的星星贴纸。他不算太好的脾气,他咬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时鼓鼓的脸颊。他的笑容,他拖长音的渣渣,他的过往,他的冷漠,他的坚硬的外壳,他受过的伤,太沉重但又理所当然。他的金色瞳孔。他温暖潇洒的字迹。他圆鼓鼓的脸颊。他不安稳的睡相,他下意识抓住自己领口的手。一切的一切,拼凑起来的是一个单薄的剪影,而真正的他谁也不会知道。那个叫做嘉德罗斯的存在,从每个角度看都不一样,但又一样能发出灿烂得无法直视的光芒。

他生来就是王啊。

格瑞想起自己跳过的年级,为了早日上学减轻经济负担。深夜他也如嘉德罗斯这般认真写着笔记,量子物理令人头疼。世界取决于你如何观察,这无论如何也不符合格瑞的世界观。世界应该井然有序,说好不再见就永不相见,说好不存在就从未存在,说好消失那便烟消云散,说好痊愈那就永不再犯。从每个角度看世界都该是一体的,浑圆清透的球体,从哪个面看都一样,都是真实准确的。

现在他知道这个世界是个不规则的多面体。从每个角度看都能发现扭曲的真相或者谎言,都能看见异样的光华,对他而言,那光华叫做嘉德罗斯。




后文:15/2 16/2 17/2 18/2

评论
热度(9)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