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病名为爱

谨慎食用。


前文:1/2 2/2 3/2 4/2 5/2 6/2 7/2 8/2 9/2 10/2 11/2 12/2 13/2 14/2



15/2 濒死体验

如果有什么世界末日,那这就是了吧。嘉德罗斯这般想着。

身体毫无知觉地逐渐崩坏着,渐渐地,变得透明,变得脆弱。只是轻轻触碰一下就碎裂开来,化作无声谴责他的懦弱的残篇断简。

为了一个人就甘愿作为卑微的尘土坠落破碎,自己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残次品。他这么想着。于是他最后一次闭上眼睛,做那个梦。

他还在那个实验室,依旧快要失去意识。面前只剩下一片空茫了,那个完美存在,嘉德罗斯已裹挟着他的信徒而去。而他在艰难地呼吸,濒临死亡。他知道他每一丝微弱的呼吸都在被记录下来,细小的探针无情地刺入神经激起阵痛。身体甚至没有了下意识抽搐的力气,刺痛几乎是恍惚状态之中唯一的清醒剂。快要就这么终结了吧,他模糊地想着。故事的结尾就是这样,勇士不会第二次出现的,因为你并不是王。让自己见证这早就了然于胸的结局,虽然令人不爽但也没必要计较。冰冷……意外地很舒服。并不是他所习惯的岩浆的炽热,也并不是锐利的坚冰碎屑凶狠地刮过他的脸庞。能让他在其中逐渐麻木的,能缓慢地让他几乎无意识地离去的,让他想起自己沉沦在冰冷中妥协着的所爱的,此刻他最需要的。

可惜梦被无声地破碎。他有些恼怒——就算不再是王,暴虐的性子仍然是王的脾气——让寿终正寝的王兀自离开不可以吗?

不可以。监测用仪器和导线生生从皮肤上被扯下来,刺痛着他的皮肤。四肢冰冷迟钝,弯曲一下僵硬的手指都无比吃力。湿漉漉的金色头发少了光泽,耷拉在肩上。呼吸道里被灌入冰冷干燥的空气,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培养皿的残骸中,身边徒具玻璃残片与看着颇为不祥的液体。

信徒都随着他们的王离开了,实验室空无一人,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残次品能够逃离的,就算真的挣扎着打破了笼子最后的结果也是暴毙荒野,没有人会来找他的。

但他可是最接近神的存在,他才是。而且他不是一个人。他能走出去的。

……可以吗?

镣铐不知什么时候束缚着他,荆棘刺痛了他的背脊。

残次品嘉德罗斯,跪倒在遍地破碎的玻璃上无声地哭泣着,周身遍布他的意识残片。鲜血迸溅,而终于有一双手给他披上为王准备的袍子。

他终究还是王,只是他再也不胸怀天下无私地爱着所有的人,他现在只是一个人的王,只为他活着,为他学着去爱,去争取,也学会妥协,学会包容,最终融化在那片冰雪般的臂弯里。




后文:16/2 17/2 18/2

评论(1)
热度(8)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