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雷卡】我的弟弟为什么总是把脸埋在花里

是 @不知当讲 的50fo点文。

雷卡花吐小甜饼。

【雷狮情商负值注意】




雷王星的三皇子,星际海盗雷狮发现他的弟弟,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不太对劲。


总是把脸埋在围巾里不说——他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的样子总是让雷狮想多奖励他几颗棒棒糖——还连甜品都不吃了?虽然他喜欢偷偷吃甜食(雷狮时常设想卡米尔的房间一定是一个甜食王国),像小仓鼠一样,但也不至于连雷狮端着小蛋糕请他吃都能坐视不理。还有,总是抱着一捧蓝色的花朵?卡米尔没有这么喜欢花吧?虽然那小小的一朵一朵的花真的挺可爱的,就像卡米尔一样——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雷狮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就没猜透过卡米尔的心思。


卡米尔觉得自己的大哥可能被调包了。


他印象里大哥从来没有如此频繁地端着小蛋糕请他吃。笑得一脸意味不明不说,蛋糕还都是他最喜欢的。黑森林芝士抹茶千层……啊不能再想了,要饿了。


卡米尔含着棒棒糖回想着今天自己的表现:把围巾往上提提,摇摇头闷声说不用了。有点奇怪……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卡米尔解下围巾,里面赫然是几片蓝色的花瓣。


已经这么严重了啊……说一句话都没法抑制住嘴里花朵的盛开了。


那算是盛开吗。每一片花瓣的形状都圆润而完美,汁液还在流动着若隐若现,甚至还带着一点晶莹的绒毛。但那只是花瓣,离开了枝干什么都不是的花瓣,已经飘零,或者被恶意采下的花瓣。


就像卡米尔还没开始但是已经被阻碍着的喜欢。


自己喜欢的是谁呢?有谁让他每天都在想念,每天都在牵挂,每天的脑袋里只有对方的微笑,对方的侧目,对方的温柔。不得而知。


他不可能一直这样无止境地从嘴角流露蓝色花瓣,所以他一定要找出自己喜欢的人。


从哪里开始找?不得而知。自己对于喜欢的人有什么条件?不得而知。喜欢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雷狮海盗团的制动装置彻底陷入死机状态。


雷狮不喜欢早起。


但是卡米尔永远会来敲门。每次想到卡米尔捧着一杯温水在门口轻轻敲三声喊一下“大哥”的身影,雷狮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不倒翁——靠怎么被压了一晚上急死老子了谁都别拦我我要去亲亲卡米尔。


于是每天雷狮都在六点四十五分准时起床,打开门迎接卡米尔和他的温水。


今天的六点四十五,雷狮照常醒来,起身就要去开门——等等这是什么?


……紫色的花瓣。谁半夜恶作剧?帕洛斯又在整蛊佩利?我昨天忘记锁门了吗?


不管了不管了,天大地大不如门前叫早的弟弟重要。雷狮打开门——


卡,卡米尔?


卡米尔点点头,整个动作被淹没在花瓣里。手里的温水微微抖一下撒出来几滴,勉勉强强塞到雷狮手里转头就跑。雷狮握着那一杯洒了一大半的温吞水想了半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卡米尔一定是恋爱了。思春期的少年都是这样含蓄而害羞的,见了谁都不敢说话。


回到房间的雷狮喝着水盯着那片违反质量守恒定律的花瓣。很大的,艳丽的一片花瓣,紫色,丰腴,带着点傲慢的华贵。按理来说昨晚他的房间除了空气的流通什么都不可能进出,要是说千千万万个小小粒子以低得惊人的概率在他身边组成了这么一片花瓣,雷狮觉得那自己应该在其他的千千万万种可能性里都惨不忍睹。


那就是自己搞出来的?我哪有什么特殊能力还能变出花瓣来?


啊,卡米尔喜欢花。他偷偷跑进来送的?


雷狮忘记了自己的门锁着这个事实,马上认定是他暗恋着又不敢说的弟弟想要请大哥帮忙助攻,于是穿着睡衣就往卡米尔那边去:“卡米尔——”


砰。


门锁着,白纸上是一笔一画规矩的字迹“请勿打扰”。


……在写情书吗卡米尔?不管了雷狮海盗团的军师为他们做了这么多贡献自己这个大哥绝对有必要表示一下——


等等你们谁把我弟弟变没了?为什么这里只有一大堆花瓣?卡米尔又不是花精!


啊难道卡米尔被拐卖了这段时间一直是花精在代替他——啊那花瓣开始动了——


啊,卡米尔。


是又睡着了吗,情商负值的海盗雷狮看着自己弟弟那张意外有点苍白的脸想着。他真可爱……


下意识地弯下腰去吻一下,却不知道为什么擦过的是嘴唇。


“给你放一天假,好好休息,小军师。”


心满意足离开的雷狮并没有看到卡米尔通红的脸。


自己脑袋里一直在想的,原来只有一个人啊。

评论(5)
热度(100)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