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全世界都没看出来格瑞是个中二病

我是不是……很久没更这个系列了。

存货丢一丢。

前文:设定 论那个从天而降的自来熟小子 雷狮的末日 论截稿日的嘉德罗斯


于是嘉德罗斯当晚没能成功地交上稿子,第二天晚上放了晚自习就坐在沙发垫子上画画画画画,身边堆满废纸团。格瑞拿个玻璃杯喝冰牛奶,冷静地看着嘉德罗斯丢掉第二十七张只画了一两笔的漫画原稿纸后忍不住开口了。

“嘉德罗斯?”

“嗯?”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别画了我不想你糟蹋我的故事。”

“我还不想浪费我的脑子给你画你那毫无逻辑性可言的故事呢。”

“那你倒是别画。”

“……”

“认输吗?”

“不认。”

“我就没想过你会认输。”

与此同时,编辑部。

“肆虐天地他不回我消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没办法了他根本就不理我啊也不说自己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好了好了。”

鬼狐天冲感到很头痛。

莱娜也感到很头痛,因为鬼狐在头痛。

而不让鬼狐头疼的办法就是要到肆虐天地的稿子。

于是莱娜要来地址出发去堵肆虐天地了,毕竟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还有就是她的确想看看这个肆虐天地是何方神圣,顶着个中二的名字燃烧着嚣张的气焰想画就画想拖就拖。

于是她站在门口。

事后莱娜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敲门而是要傻兮兮地站在门外,是为了营造可怜兮兮的小编辑那种催稿无门空手回去会被总编大人扫地出门的贫穷做梦女孩场景好让霸道总裁来救她?开玩笑你的面前只有冰冷的铁门。

门内格瑞闻到了嘉德罗斯身上冒出来的火药气味。嗯,硝石硫磺皂角三比二比一能做出黑火药。没记错对吧。

那他还是赶紧逃吧。

“我去倒个垃圾。”

此时的莱娜已经坐到了地上,她在感受着自己的血液循环逐渐变慢,四肢僵硬……

很快就要去天堂了是吗。

此时门开了。救赎——啊不是稿子——啊确实是救赎——呃又是救赎又是稿子——降临了。

“肆虐天地吗!快把稿子交出来不然你就等着从——格,格瑞?”

“从什么?”带着一脸不明所以表情的格瑞后来觉得自己当时的脸色应该和手里的垃圾袋差不多黑。

“从……等等我先冷静一下,你你你你是……就是那个……”

“啊你说稿子是嘛。”

让我倒完垃圾再说话好吗。

“等我十到十五分钟去找找。”

凭借着她对格瑞的人品认识,她等了十五分钟。然后打开门的格瑞一脸疲惫,“只有这些了。”

她是不是在格瑞的白衬衫底下看见了抓痕?
算了她什么都没看见赶紧跑吧。看起来分量只有两话半,但是应该可以交差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啊。

门关上以后,她孤独地坐在地铁上,冷漠,凄清,又惆怅。

那个肆虐天地竟然是格瑞,他竟然画漫画?画风还和本人一点都不像?言论还那么嚣张?还拖稿?不能忍。

不过原来他在家散发啊我差点没认出来以为是个女孩子平常他要花多久打理发型啊……等等我在想什么?

莱娜绝望地拖着脚步交上了稿子。

看透。



格瑞:???我不是我没有。

鬼狐天冲:笑而不语。

评论(11)
热度(35)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