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足不出户

是语文老师让我们写的老梗。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坐在家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一个BE,写了瑞嘉版本,是HE,内容轻微改动。

很喜欢的小故事。瑞嘉今晚稍后放出。

谨慎食用。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坐在家里,喝着热咖啡。敲门声响了,她还坐在沙发上,瞥一眼大门,继续把视线转回落地窗外的暴风雪:“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世界上最后一个人打开门,抖落黑色大衣上的雪花,走进厨房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在落地窗冰冷的玻璃上写:“今天出了一趟门。没什么有意思的。”他坐下来,拿一只圆珠笔做填字游戏,油墨在字迹转折点地方积起来一点浓重的痕迹,笔尖无意穿过桌面。


“无论出不出门这里都没什么有意思的。”她看着玻璃窗上的字迹,想了想加了一句:“我给你在冰箱里留了一点吃的。”有点困,她打着哈欠走回自己的卧室,脚踝陷进台阶,而后躺在巨大的床上裹着被子入睡。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在她入睡的八小时后醒来。被子被搞得一团糟,显然不是自己的杰作。他沉默地铺好床——每天都有多到惊人的时间去做这些琐碎的事。虽然这里没有别人,但基础的生活设施倒是一应俱全。他端着白色的马克杯在窗前踱步,拿起白板笔在上面写谢谢,笔尖穿透玻璃。想了一下回头看一眼微波炉里有气无力的黄色灯光,又补充说很好吃,但不用这么麻烦她。叮的一声指示灯熄灭,他回过神来,若有所失。


她做了热可可,加了几颗棉花糖:“我给你也留了一份。”不小心撒出几滴落在地板上,闪了闪就消失不见了。


他没能说出“我不喜欢甜食”这六个字,想了想写了“谢谢,热乎乎的喝下去很舒服。”然后一点一点喝掉温暖的甜腻液体。杯子放在厨房,悄无声息地变回从未使用过的样子。


她鼻尖冻得通红融进玻璃,把脸贴在窗户上写:“今天去外面了。有穿很厚的衣服,但是没觉得冷。”


他揉一揉太阳穴,站在地球仪前诵读那些对自己毫无意义的地名:“小心不要着凉。”


她坐在浴缸里只露出半张脸:“这样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吧?”


他合上百科全书的最后一卷:“不想见一面吗?”


她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好啊。”周围的陈设逐渐散落出破碎的数据流。


他敲敲门。


她站起身来去开门,手指穿过门把,花了很大力气压下去。


门开了。


她抬起头:“你回来了。”


他轻轻地念:“我回来了。”然后疲惫地跪倒,倚着门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地消逝。


她看着周围逐渐消散,看着还没打开就被风关上的门,只能回忆起扬起的大衣一角。他走了。


这次,她真的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了。


她死于维生装置中,死因为脑死亡。世界上最后一个人为了逃避现实选择进入了不足零点二五平方千米的虚拟世界,创作出虚拟人格陪着她,彼此无法相见,却互相扶持。而虚假终于不能长久,她构建的世界无法负荷,他随之消逝,她一人离去。




稍微说一下,故事中的人物设定性别不同并不是因为爱情什么的,我只是怕你们看不懂谁是谁。

评论
热度(6)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