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游戏浮生01

一个很长的,写好很久就是忘记发的故事。

分开发省得以后没有存粮,但其实没有明显分节。

现代学生paro,家境贫寒瑞/富家公子嘉。后期有病态瑞出没。先糖后刀。剧情恶俗注意。

谨慎食用。




“我觉得格瑞有意思是开学典礼的时候。”


干巴巴的讲话,毫无新意的陈词滥调,令人作呕的所谓美好祝愿。谁都知道是故作腔调,但又只能拿出自己难能可贵的耐心听完。


他就是这时瞥见格瑞的身影的。站在红幕布后,只隐隐露出一个好看的侧脸。白色刘海垂下,映衬他低垂的眼睫。手里的稿子抓得不太紧,想什么入神的时候飘落下来,低头去捡的时候宽松的校服勾出有点瘦削的背脊。手写字体坚定瘦长。


然而这些都不会让嘉德罗斯注意一个人。


嘉德罗斯在意的是他嘴唇轻微的蠕动。只是把抿紧的嘴唇轻轻张开,很细的一条缝而已。气流急促地卷过唇齿,最后发出极细小的一声:“嘁。”


原本把表情绷得严肃的嘉德罗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人很有意思嘛。听说入学考的时候拿了第一名?


值得关注一下。嘉德罗斯在内心给格瑞的档案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个“待阅”的标签,丢到不知哪个角落里。


站在台上强打着精神的模样更显得有点懒散。宽松的校服被他的身体撑得有点空。


讲话当然出不了什么岔子。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有点疲惫的神情,心里无聊地揣测着这家伙昨晚的入睡时间,熬夜是打什么游戏。


啊,他和自己都在重点班。


非常好玩……


开学典礼后各自带着如释重负离开。因为没认识什么人也懒得去处理人际关系的嘉德罗斯一个人慢慢走着。后面有两个女生窃窃私语,说不要去惹这个小个子。嘉德罗斯也不恼,慢慢走着,身边轻轻擦过的是那个白发的少年。


年老不知带过多少届学子的班主任把座位表贴在门上。


嘉德罗斯的高中生活平淡地开始了。


他很快就发现这个人并没有他所想得那么有意思。


每天都在喝牛奶,从不跟着老师跑,几乎不离开座位,话少得屈指可数,沉闷无聊得简直是个典例。


“不过,能跟我并列第一的人足够让我感兴趣了。”


于是嘉德罗斯开始注意格瑞,可惜他对自己的感情始终处于懵懂的状态。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超出对自己对手的关注去关注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只是每一天都在看着他低下头去认真一笔一画书写的侧脸。阳光恰到好处地洒进来,白皙的脸庞便被镀上金色的柔和轮廓。他去问题目。自习课淹没在书本之间。偶尔尽一点纪律委员的职责,敲敲讲台桌说安静,食指和中指轻屈起来,带着点青筋,骨节分明。不要求穿校服的大多数日子穿深色T恤,太瘦,撑得他像是只剩下一副骨架。也有穿过白衬衫,早晨夹着书疾行过走廊的时候,风便勾勒出有些单薄的身躯。上课有时戴那副黑框眼镜,镜片永远干净,带一点酒精气味。自己吵得太过分的时候他会俯下身轻叩桌面,说安静嘉德罗斯。那么近,刚好能闻到洗衣液干净的味道,略微撑开的领口里是白皙分明的锁骨。抬起头想要争辩几句,就对上他通透的紫色眼睛,微微不耐烦地蹙着眉头露出几分无奈。瞳孔极深邃,他看不穿那里头有着什么样的情感。黑色的,深不可测的瞳孔简直如同深井,本该映出自己倒影的地方空得惊人。极浅而近乎迷离的紫色便一缕一缕刺入瞳孔,刺向那绝不可知的幽暗。嘉德罗斯觉得那眼睛里似乎正漫溢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乳白色气体,在吞没,在扼杀,要将他溺死于那片温和里。于是他移开视线,变得慌乱。对上他的眼睛,嘉德罗斯总是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太厚重了,那是不属于他的世界的存在。他这个年纪总是渴望着发掘与探知,但很不幸地是这通常是悲剧的开端。


嘉德罗斯觉得格瑞简直像个幻梦一样不真实,而他正在做着梦,梦见这个完美而淡漠的少年。


他开始知道,那种想要紧紧抓住不愿意放手的感觉叫做喜欢。


这样的喜欢通常隐秘而见不得光,但嘉德罗斯并不在意。他知道应该隐秘,但并不觉得见不得光。喜欢并不羞耻。


可惜的是,嘉德罗斯不知道喜欢该怎么争取,不知道该怎么去喜欢。从小他想要的都会是他的,不需要争取,他对那些在崖壁上苦苦攀爬,追寻着飘渺的所谓希望的人嗤之以鼻,现在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攀在了那悬崖上。碎石无声崩塌,往下坠入的就是他所陌生的,难以名状的失败。


生来就拥有一切的人要学会争取,必定是个漫长而又痛苦的旅程。嘉德罗斯决定学习着去喜欢,去接近,去争取。他开始努力撑着脑袋听完每一节课而不睡觉,克制着不要偷偷跑不出打游戏,发成绩时有意无意地在格瑞身边拿着成绩单走动——当然他从没理过嘉德罗斯,尝试着用不那么具侵略性的语气打探他的成绩。




后文戳: 游戏浮生 02

游戏浮生 03

评论(2)
热度(26)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