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游戏浮生 05【完结】

说着没有分章节还是刻意分了一下。

这章结局。OE/HE/NE看个人理解。

剧情恶俗谨慎食用。

前文戳:游戏浮生 01

游戏浮生 02

游戏浮生 03

游戏浮生 04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年轻的金发男人在笔记本上写着,最后停笔,黄色的Safari在Lighthouse上停留了很久很久,直到墨水慢慢扩散出一个不规则的轮廓。


二十岁的嘉德罗斯坐在纽约市中心的一家Starbuck里,周围林立的高楼便是那些在全球经济中风起云涌的金融机构。他被送去读商管,草草拿了个学位之后却懒得关心那些勾心斗角,跑到美国来学了摄影。也许在逃避着什么吧。他擦着镜头想着,巨大的落地窗外人们行色匆匆。天色将暗,是冰冷的灰蓝,意外很柔和地笼罩在这座城市里,带来巨大的阴翳。今天是星期五,神色疲惫的职员集体罢工,来买一杯咖啡就驾着车逃离这水泥丛林去哪里喝一杯——日子靠着这些微小的东西得以继续。

这里的冬天干燥而寒冷。嘉德罗斯对穿着绿色围裙的店员笑一笑。他来这里拍自己的一系列作品——导师总说他的照片很美却没什么意义。“你该去学纪实摄影。”


没意思。嘉德罗斯吹着口哨把镜头放回包拉上拉链——


门被推开,带着一点冰冷干燥的空气肆虐。进门来的男人穿着巨大的黑色风衣外套,驼色的围巾围住半张脸,白色刘海半盖住眼睛。


是那双他无比熟悉而无比恐惧的眼睛。嘉德罗斯再也没见过比那更好看,更毫无生气的眼睛。像玻璃珠,或者水晶,什么都好。晶莹剔透,但虚假。


店员熟稔地为他打包一份牛奶和三明治。男人拎着纸袋走到他面前,声音没有一点起伏:“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抬起头。格瑞看到了他多年前见过的恶作剧般的微笑——一点都没变。


“Suprise。”


“……我需要赡养的人死了。休学半年我也申请不到奖学金,拿着自己家里微薄的积蓄就申请了KCL的全额奖学金和助学贷款,去学了最想学的经济。毕业后就来这边工作了。”


他看着面前喝着牛奶的人:“那还真是……奇妙的缘分。我以为,或者我希望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他笑一下——这些年过去他变得装腔作势了,甚至能轻易笑起来。不得不落于俗套真是太可惜了。——“不想见我?也不是没有理由——那我们就装作未曾重逢?”


“等一下——”


他回头看着嘉德罗斯:“什么事?”


嘉德罗斯深吸一口气对上他曾害怕的眼睛,却发现那双眼睛带着烟火气息,带着人该有的生命力,不再冰冷,不再空洞:“做我的模特吗?离开的时候,让我拍一张你的背影。”


他笑笑:“好。”然后,以他惯常的姿态去吻一下嘉德罗斯的额头,冰凉的手轻轻撩开他的刘海,“我走了。”


嘉德罗斯笑着把名片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走出店门,看着那个逐渐消失的人影在很细的雨丝之间模糊,看着他在车灯下只剩一个轮廓——像极了那天他推着车离开的身影——脑海里响起了那首至今未闻其名的钢琴曲。


他深吸一口气,按下快门,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大声地念诗,周围人以奇怪地眼神瞟他一眼,然后各自做各自的事。


他迈开大步——


“我们甚至失去了这个黄昏。

今天下午没有人看见我们手牵手

当蓝色的夜降落世上。


从我的窗户我看见

远处山上西天的狂欢会。


有时像一枚钱币

一片太阳在我两手间燃烧。


我忆起你,我的心被你

所熟知的我那悲伤所挤压。


那时,你在哪里?

在哪些人中间?

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全部的爱会突临我身

当我正心伤,觉得你在远方?


总是在黄昏时拿起的那本书掉落地上,

我的披风像一条受伤的狗在我脚边滚动。


你总是,总是在下午离去

走向黄昏边跑边抹掉雕像的地方。”

评论
热度(10)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