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第二十五个故事 01

格瑞生日赶制庆生礼,祝贺成年。

象征性地先发一发第一章。全文预计四到五万字,二十六章,进度一半。

末世废土设。人类遗孤瑞与。人工智能嘉。

 

 

 

这里是天堂。


天堂名为人间。


这里是失乐园。


其可称为地狱。


这里是所谓虚无。


便也意味着终焉。


孩童赤足奔跑在沙地里。


挚爱沾满灰尘的脸庞上被泪水冲刷出一道痕迹。


扬起的风沙间是比那更明媚的金色的乱发。


他的眼睛里有一颗正在发芽的生命。


荧光吟唱谱写着诗篇。缪斯从数据的歌唱里流走。


他笑起来,他握着一支粗制的白蜡烛,蜡油滴落下来,凝结,再融化,又凝结。


火苗在风中萧瑟地颤抖。


“愿意听我讲故事么?”


直到最后一天。


直到乐园倾塌颓圮。




跋涉已久的少年摘下兜帽,温暖而死寂的橘黄里便只留下他。被步伐扬起的沙尘逐渐飘散着坠落下去,终于茫茫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个人影伫立在不甚明了的地平线上。面前有个破旧的小窝棚,一半埋在地里。昏黄里突然地窸窸窣窣钻出一个人来惊了他一下,长袍绊手绊脚甚至有点滑稽。那人还是个孩子,天真烂漫地举着只蜡烛对他笑,眼神里丝毫没有对生活的疑虑。他心尖突然颤抖起一点悸动——他从未见过这样无忧的孩子。那大概十一二岁的孩子顶着一头凌乱的金色短发,耀眼连尘暴都无法湮没。他仰起头对上少年的眼睛,澄澈令他自惭形秽。他下意识地后退,趔趄的步伐里夹杂着点不安。金发的孩子开口,音调抑扬顿挫如同歌唱:“进来躲一阵子沙暴么?”


他下意识地点点头:“麻烦了。”


孩子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钻回看起来几乎是片废墟的窝棚。


里面的空间意外地还算宽敞,只是被乱七八糟的杂物堆得逼仄低矮。那个孩子坐在一张小方几前向他招手要他坐下来,粗制的白蜡烛用几滴蜡油定在桌上。很黑,光源只有那支蜡烛。耳边只有风的呼啸,沙砾拍打废旧的镀锌铁皮,声音刺耳。他看着面前的孩子举起一只巨大的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浅棕色的液体,瓷器有着没落前骄傲的贵族气息。说不定他知道什么自己在寻找的东西。少年踌躇片刻,开口问他:“你知道关于大陨落的细节么?”


“在找原因?”


“……是。”


“没什么原因。”对方笑起来,“怎么?觉得命运不够可靠?”


当然。把自己的生死交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掌管实在令人放心不下。


“……呐,世界就是这么可笑。”他突然吹灭蜡烛,黑暗突然沉沉地压下来笼罩着包围着他们。一点幽蓝亮起来,人类的眼睛下意识地向那边看去。“我没有真相。故事倒是有很多——听听看么?说不定会有点什么你想要的。给我一天的时间。就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二十四个以你我为名的故事。听完我就放你走——这交易如何?”


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直接乱了阵脚,仓促起身时打翻了茶杯,骨瓷骨碌碌地转了几圈,膝盖磕在桌沿发出一声钝响:“抱歉,告辞——”


“别着急啊。”没能忍住笑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外面的沙暴很大,要是不在我这儿浪费时间倒是还有可能走出去,现在绝对是没那个可能了——再说,让你走不出去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少年很清楚他听到了刀刃滑动的声音。

“这交易你不做也得做。”他终于说完了,那一瞬间像被抽空了所有气力一般声音变得嘶哑,“自己决定吧。”


虽说他有信心走出去,但不能保证毫发无伤。外面的情况的确不太好,再说他并不想让自己无在旅程的开头就无故受伤。


权衡利弊之后他坐回那张方几边,摸索着把茶杯扶起来:“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我知道,我当然全知道……”他的声音很疲惫,与外表完全不符,“留给我的只有你漫长路途上的宝贵二十四小时……”他重又提起那个水壶完美地往骨瓷杯里注水,满到三分之二的位置停下,一滴不落:“方便的话告诉我你的名字?这二十四个故事将以你我为名。我叫嘉德罗斯。”


……这倒不算什么需要保密的。少年抿一口茶润开皴裂的嘴唇,味道苦涩:“格瑞。”


“好。格瑞。格瑞……格——格瑞。”


他有点奇怪地听着那越来越低下去的仓皇,张了张嘴最后选择保持该死的沉默,直到嘉德罗斯的眼睛里重又燃烧起一颗两颗明亮的星:“那么,准备好了么,你的二十四小时短暂旅程?”


“……准备好了。”


他也许看见了一个恶作剧一般的微笑——确实是那样的笑没错,他在这方空间充满冰冷荧光的瞬间里看清了那个笑容。一个清脆的响指之后有万千光芒亮起来,打在他五官深邃的脸上显出半明半暗的轮廓,那其中承载着一片紫色汪洋。自称嘉德罗斯的孩子举起手去够屋顶——让房子显得低矮逼仄的罪魁祸首,此刻的光源便是悬挂在屋顶的成千上万通信志,从最原始的通用款到陨落前私人定制的华丽款式,从不同年代溯洄的记忆又开始缓缓流动追溯,从冰冻封存里睁开眼睛吟唱悲欢离合。嘉德罗斯熟稔地抬起手在其中穿梭,拿下其中一只登入。


“这是,环网历三千五百二十一年发生的故事。”他歌唱般地念出一字一句,声音轻如耳语,“闭上眼睛,劳驾。”


  

评论(5)
热度(19)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