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屠夫

格瑞生日作。

人类遗孤瑞/人工智能嘉。

谨慎食用。



00:00-01:00 第一个故事 屠夫


军官瑞/人工智能嘉。

内含血腥描写。

部分情节来自于《海伯利安》中费曼·卡萨德上校的故事。




那是一场战争的前夕。


上尉面无表情地站在巨大的玻璃落地窗前看着底下叛乱的人群,制服笔直,神色冷淡。耳后的植入物在疯狂叫嚣着,命令,争吵,辩论,哭泣,祈祷,咆哮。他拨动一个小开关接入私人通讯频道,上面空无一人。


人工合成的声音悦耳圆润:“单方面的屠杀要开始了么?”


上尉轻轻地叹一口气:“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军部大楼的士兵都逃跑了——就算不逃跑也抵不住这些叛军。我倒是很好奇——”他扫一眼底下群情激愤的叛乱分子,“他们是从哪儿搞来的地狱之鞭?”


“上尉先生总是在奇怪的地方保持着自己的诗意。”那个慵懒的声音故意让自己的一字一句听起来都极端刺耳,“不过是等离子武器而已——”


“那大概是人最后一点奇怪的浪漫。作为人工智能的代表,您大概是不会懂的。”他轻轻地答道,“其实我也算不上懂。只是固执地这么表述而已。”


“奇怪的人类。”声音突然愉快地上扬:“您打算用什么方法只身对抗三千六百二十四万个暴徒呢——精确度在五千上下浮动。”【梗源《2010:太空漫游》】


“没有。”上尉闭上眼睛重复一遍,“我没有任何办法。”


“那么就准备回中心接受军事法庭的裁判吧,我亲爱的上尉。”对方似乎来了点兴致,“要我为你作证么?”


“……免了。容我多问几句,人工智能顾问的职责仅仅是预测而并非协助作战,如果嘉德罗斯先生执意僭越层级对我指手画脚,回到内核时也不会受到审讯么?”


“他们管不住我的,格瑞上尉。”上尉这么一说,那声音里倒微微带了点兴奋的笑意,“不然你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军官怎么可能有一个私人人工智能顾问呢?哦,无意冒犯。”

“无妨。但抛下首席执行官先生而来关注一个正如你所说微不足道的小军官——我能否冒昧的问一句,嘉德罗斯先生是看上了我哪一点?”


“每一点。”被称作嘉德罗斯的合成人声突然显得格外兴奋,“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


上尉皱皱眉头,白手套在通讯志上微微滑动着寻找关机键:“过奖了,先生。只要你与人类多打打交道就会发现人类的有趣之处——我不过是其中最无聊也最乏味的一个。失陪。”


那边有点失落的声音戛然而止于信号被切断的一瞬间。细细咀嚼那个尾音,被称作格瑞的年轻军人忍住自己重新打开通信志的冲动,强迫自己把视线投向那片混乱。


一边倒的屠杀即将拉开它腥红的帷幕,他自己是猎人还是被反扑撕咬的猎物都不得而知,脑中却只有那个在数据中跃迁漂流的人造上帝,思索着他的模样——他甚至再也不忍用那个代表物件的词语去描述这个人造存在。


人群裹挟着他们积压已久的愤怒逼近他。


通信志自动亮起来,他熟悉的声音有点戏谑:“不用谢我。”


轨道上废弃正要被拖离星系的老式武器被就地销毁,在所谓和平年代尽了自己的最后一点职责。激光准确地命中了超过百分之九十三点七五的暴徒的大脑,格瑞推门出去的时候一具无头的躯体正挥舞着铁棍挣扎,在三秒钟后才发现自己的头早就随着不太清醒的意识烟消云散,而后瘫倒在地。他走出门去,整条走廊上全是瘫倒的无头尸体,新鲜血液里金属离子的独特味道在嗅觉神经中野蛮地横冲直撞。脑浆和鲜血溅在原本光洁的走廊上,颇有点末世的荒诞悲凉。他看着那几个惊慌失措准备掉头逃跑的疯子,扣在地狱之鞭上的手指不忍地颤抖,而后摁下按钮。


烟消云散不复存在,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最好的归宿。那几个颤抖着嚎叫着,身上满是同伴鲜血的愚民在一瞬间消失不见,意识丢失在谁也没有去过的黑暗里。


他转过身去,皮鞋踢开一具不完整的尸体:“我希望您能对自己擅自使用自己权限更改武器数据,未经开火许可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行为作出解释,嘉德罗斯先生。”


“我可是从暴民的手里救了你一命上尉先生,”嘉德罗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明快,甚至比先前多了点活力,“接下来的烂摊子我可没兴趣收拾,交给你了——怎么说这事儿名义上也是你干的。”


上尉张了张干涩的嘴唇,听着电流空洞的声音没说什么。


后来的流程自然是简单的。回中心,暂时拘禁,审讯,搜集资料,军事法庭开庭。所有嘉德罗斯与他在屠杀前联系过的记录全部被消除,他被认定无罪但记过,而后升职,继续奔波于星球之间,背负沉重的时间债和人类世界的骂名做一个在星间往来而无法许下任何承诺的浪子。


他唯一记得的只有嘉德罗斯的笑容。


尽管那只是一个完美的投影,在法庭上影影绰绰地给了他一个微笑。


是他早就料到的那种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睁开眼的时候记忆聚起的银河已然熄灭。面前的嘉德罗斯捧着那个逐渐暗淡下去的通信志露出与故事里人工智能无异的笑容,对上沉思的少年,黑暗里迅速消失的脸庞上只能捕捉到稍纵即逝的意味深长。


“感觉如何?”


“……我希望你能快点讲完。”


“好重新上路?”他的声音和上尉先生听到的那个人工合成音有着一模一样的桀骜,“不要急。你给了我二十四个小时。我怎么说也得好好利用吧?”


“……下一个。”


“如你所愿。”他重又取下一个新的通信志登入,“这次是三百二十年前的故事——大陨落前不久。好好听听?”

评论
热度(13)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