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猎场

格瑞生日作。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人类遗孤瑞/人工智能嘉。




3:00-4:00 第三个故事 猎场


外交官瑞/地方统治者嘉。




“……嘉德罗斯阁下。”


外交官格瑞第六次在外交礼仪允许的范围内皱起眉头提醒对面昏昏欲睡的地方独裁者:“我代表霸主——”


“前来与您交涉加入环网的事宜。”身着正装的少年不耐烦地替他说完剩下的一整套官方辞令,外带一个漫不经心的哈欠:“抱歉。请继续说。”


白发的外交官轻轻地叹气,把通信志关掉:“尽管这是我以私人身份要求的会晤,也烦请您认真些。”


仿红天鹅绒高背椅里蜷缩着像只慵懒的大型猫科动物的王抬起眼皮,还没长开的眉眼里隐隐露出一点残忍:“凭什么呢?”


“……凭我作为霸主势力的代表。”年轻的外交官显然是被触到了底线,“也凭我身为一名霸主公民,一个与阁下平等的生命在交涉关于贵星球六十多亿人民的福祉。”


“谁给你的代表霸主的权利?”


是圈套。他毫不犹豫地上钩——他知道自己手里有一张该这个时候抛出来的底牌能让他脱身——“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女士。”


故弄玄虚。他不动声色地继续收紧绳套:“委派令呢?”


“我拒绝出示。”


“我命令你。”


年轻人忍不住肆意妄为地反击,尽管这么实在算不上是个老练精干的外交官该做的事,“我以为这是一场平等的私人会晤,阁下。”


“那么我想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我们能安排一场正式的会谈,有书记与旁听者,霸主也会派代表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参加。”他以猫科动物一贯的矫健跳下高脚座椅,鎏金的眸子里终于露出森然的恶意,“也不必您费心用通讯志记录。”


那恶意里怕是还带着几分戏谑:“在此之前,不知阁下是否肯赏光与我一同散散步?仅仅是以在下个人的名义。”


作为一个外交官,基本礼节还是该有的。格瑞只得依言照做:“荣幸之至。”


外面的景色实在算不上多令人放松。庄重,肃穆,故弄玄虚。


“外交官先生有信仰么?”


在暗自打腹稿的青年人回过神来:“啊,没有。父母是不太坚定的基督教徒,但我没有受洗,也很少去教堂。”


“总能看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的吧?”还是个少年的统治者笑着打断他,指引他看向周围向上延伸的白色石料拱顶,雕像,墙上巨大,他猜想类似旧地的管风琴的乐器,还有大朵大朵经过仔细修剪的花朵。


“是神殿么?”


“是的。”少年微微颔首,“如你所见,我并不仅仅是他们的王,也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因此,任何除我之外的掌权者——实际上的或者名义上的——都不会被允许。”他弯下腰去亲吻黄玫瑰,规规矩矩的盛开里带着一种毫无生气的呆板:“我是他们造出来的王,他们捧上来的神。不可能有我之外的统治者——他们坚信着这一点。”


青年微微蹙眉。他看见统治者细嫩的手指被扎出一滴鲜血。他满不在乎地把那一点殷红吮掉,转身面对他露出颇有几分险恶的笑容:“来吧外交官先生,会议要开始了。”


“谁是猎人而谁又是猎物呢?”


这一次嘉德罗斯异常地爽快——简直像是有什么阴谋一般答应了所有条件又省略了所有陈述。


剩下的仅仅是一些权利方面的交接和阐明。振作点格瑞——这该死的一切就要结束了。


“统治者作为当地除领事外的最高当权者可以保留。”


“同意。”


“远距传输器的建造与使用由我们来严格控制。”


“同意。”


“远距传输器使用有严格限流。每天不超过三千人次。”


“……同意。”外交官皱着眉头看霸主代表点头,这颗星球怎么看也没有如此重要。


“领事由我们来指定。”


……奇怪的要求,“同意。”


年轻的独裁者露出掠食者一般的笑容,丝绒长袍在他身后拖曳出一道鲜红,本就小巧的人形被衬托得愈发渺小而肃穆。


“我们指定的领事是外交官格瑞,任期由我单方面决定,是他的余生。”


于是一切都愈发模糊起来了。格瑞抬头看向那个人影——恍惚之间他觉得,那里盛开着一棵野地里的高贵玫瑰。




他沉吟片刻,“……我有个问题。”


“请讲。”嘉德罗斯的金色瞳孔里终于有了点神采,“我洗耳恭听。”


“通信志既然被关闭了,你又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资料?”


他笑起来:“故事是人编的,外交官同时也是间谍。你什么都不能确保,因此这个问题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下一个。”

评论(5)
热度(10)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