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叛徒

格瑞生日作。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人类遗孤瑞/人工智能嘉。



4:00-5:00 第四个故事 叛徒


船长瑞/舰载人工智能嘉。

角色单方面死亡注意。




神行舰的造价通常昂贵得能让不太发达的行星破产,而AOTU号又是其中最昂贵最先进的产物,所费不菲。


舰长格瑞回想起自己被任命时同僚羡艳的目光,私底下低声交谈说这是他们做梦都想要的“妻子”。“我绝不会背叛这样的美人,”当夜是他们在军部酒吧消磨自己的宝贵假期的晚上,一个醉醺醺的军官——格瑞记得自己曾在三十年前于他麾下实习打杂,而他仍然年轻:“你可找到了一个好归宿——照顾好她。”


就算历经几百年,这些舰长也不会失去五年以上的时光。冰冻沉眠能让他们无知无觉地越过几百个天文单位,在破碎的岩石和冰冷摇曳的星风中越过六七十年,由普通人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组成的琐碎片段拼凑的一生,或者位高权重者手里的三四分之一段充满血腥和阴谋的表演。睁开眼睛便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再也没什么能再阻挡他们对时间的淡漠。


他现在在环网边缘的某颗星球睁开双眼,疲惫和加速度将他摁在原地,耳边响起愉快的电子合成音,说实话完美得有点虚假:“欢迎。现在是环网标准历三千二百六十一年四月五日十二点六分八秒,星期六。你睡了三十五年零九个月又—……”


“如果可能的话,少说些无用数据嘉德罗斯。”他下意识地开口,而后略有些忸怩地闭上嘴——他记起来自己不需要说话。


“是是是……我尽职尽责的舰长先生。”他的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挑衅,“我们现在离第三旋臂中段的伊罗斯六十四天文单位远,它是一颗……呃,矿业星球。盛产钴,铜和钠。空气中的氯气浓度为百分之八,改造不完全。重力为标准的一点二倍。人口三十四万。除了几个大的采矿基地之外几乎无人居住。据称周围有未知生物出入……”


“说重点。”


“据计算,之前探测到的敌人离此地大约还有十三光年。”


“一句话就能说完的问题,为什么啰啰嗦嗦一大堆?”舰长已经在整理袖口的一颗纽扣,“这些东西我稍后听简报的时候报告就行了。”


“当然是想与您多聊聊,舰长先生。”


舰长按着最顶端一颗纽扣的食指微微顿了顿,而后把它扣上:“据我所知,你是人工智能中最爱说闲话的——甚至在奥林匹斯军事学校也是一样。就算在技术内核里,我猜你也是最——”


“最像人类的。”被称作嘉德罗斯的人工智能带着点笑意的声音响起来,“我希望您这么说,先生。”


“……你可以直呼其名。”


“格瑞。”对方反应倒是很快,捕捉器启动,全息投影一下子打开,一个金发孩子的形象端坐在椅子上,栩栩如生——格瑞从未见过比这更逼真的私人投影:“我可是特别的一个。”


“哪里特别了?”舰长喝着橙汁——他从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冰冻沉眠醒来之后的标配饮料——在自己的通讯志和植入物上查询过去三十几年来的政治动荡,花边新闻,私人通话与信件。等下再工作:“嘉德罗斯,帮我调出这次入侵的敌人和之前你说的伊——伊罗斯的基本信息。”


“当然了。”金发孩子坐在舰长对面,身子微微前倾,手指的投影没入桌面一寸:“我是他们的最完美的造物,他们的「上帝」。”


格瑞一怔,旋即笑起来,橙汁都快撒出来了:“你说神?”


“神。”嘉德罗斯终于严肃起来,“技术内核——我们人工智能的栖息地——一直在试图创造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全能存在并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那何必这么惊讶?”


“我只是不知道……”他强忍着笑意抿了一口橙汁,“为什么「神」会是一个舰载AI?”


“掩人耳目。”嘉德罗斯的声音里有一种虚假的故作严肃,“骗人的。但我确实是神。无可争议。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知道你的命运,人类的未来……”


舰长皱皱眉头:“等等嘉德罗斯。先别胡言乱语了。我听到些什么——”


“我知道你的犹豫,你所恨的,你爱的,你为之感到绝望的……”


警报。嘈杂的人声。四处奔跑。


“你的祈求,你的祷告……”


“嘉德罗斯!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开火了!你说他们还有十——”


“你的信仰,你的忏悔……”


轮机室着火。沉眠舱损毁。


“你的最后一刻……”


年轻的神行舰舰长在炽热中被几千摄氏度吞没而后放逐在冰冷的虚空之中,几颗小行星划过他已不完整的躯体。


“你的最后一句话。”


为什么。


“因为我是神,格瑞。”金发的孩子笑着说。


而后投影逐渐淡去。




“我想这个故事不是很合你的胃口。”


“的确。”白发的少年抬起头去看嘉德罗斯,“我也不相信技术内核能造出「神」。”


嘉德罗斯一时间失了神,眼睛里的火星灭下去几分,黯淡得让格瑞几乎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戳了他的痛处。所幸片刻之后那眸子又亮起来,燃烧得愈发灿烂:“我们接着讲故事。”

评论(5)
热度(9)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