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故障

我知道我很久没更了。因为电脑不在身边。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5:00-6:00 第五个故事 故障


模拟士兵瑞/恶作剧人工智能嘉。

历史背景为1815年滑铁卢战役,部分内容编造。

血腥描写有。

部分情节来自于《海伯利安》中费曼·卡萨德上校的故事。




于是,这就是火星了。空气依旧稀薄,他猜测这与人类初次登陆这颗星球时的景致并无二致。奥林匹斯军事学院的第两百六十二届新生格瑞两手空空地站在门前怔住片刻,门前就是他唯一的命运。他此后将会成为千夫所指的传奇,现在却仅仅是单薄瘦削的一个人。


他输入指令,大门打开。登记的数据是来自边缘已毁灭世界的格瑞,十九岁。他自己选择了来到这里,从此奔波于星海之中,长眠六七十年又醒转数月有余,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战斗。


他的命运的确算不上有多好——如果命运确有其事的话。


第一次模拟实战就几乎让他死在模拟舱里。奥林匹斯军事数据网的实战模拟旨在带给学员最真实的战场体验,数百年前的盔甲或者敌人温热的鲜血都极度真实,也确有因模拟出的过度疼痛死在模拟舱里的学员。活下去,取得胜利,被奥网的人工智能判定为合格,留在这里——这就是他的目标。除此之外他无处可去。


他身处旧地一个叫做比利时的小国家,明明该是温暖的六月,空气却冷冽而潮湿。他们的军队在等待一个时间,能让他们一举歼灭普鲁士的军队。


名字对他来说并没有意义。那只是旧地几个古老的国家——它们在格瑞的记忆里没有一席之地。他的上级——他想那人应该是叫做拿破仑——下令将定在上午的冲锋改为中午。为了使土地不那么泥泞——情有可原,但仍然称得上是愚蠢。他没有考虑到普鲁士援军赶来的可能性。顾此失彼——他在心底评判。


无论如何,这个人早就随着旧地化成了一捧灰。没必要为此斤斤计较。他把空洞的眼神投向远方的巍峨山脉——他并不存在的故乡遍地都是这样的景致。这让游子找回了一点家的感觉,在这人类的发源地,人类被遗忘的已消失的家园。


他已经没有家了。青年皱起眉头把目光重又聚焦到自己的武器上,对他来说欧洲的天气有些过于阴冷了。


谁也不知道冲锋是何时开始的——手里沉重的长枪贯穿一具盔甲——无知无觉。


血的味道令人作呕,不过只是演习。


他冷漠地拔出长枪,转身对上另一个朝他扑过来的骑兵。


罗马历一七九六年出生于法国南部一个小村庄的十九岁青年初次上阵,知道自己不能死在愚蠢的战争中,因此挥动长枪。


环网标准历六百五十三年,一名无处可去的军校学员深知自己无法回头,选择加入杀戮和背离人类生活的冰冷航程。


谁都不能说是无罪的,谁也不是绝对的恶人。


他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突兀而骄傲,浑身上下的衣着透着考究与华贵,大约是这场战争所在年代贵族的服饰。他朝格瑞灿烂地笑起来,那光华几乎刺眼,在这早就注定了的阴暗战场上灿烂仿若年幼的神。其余的一切丑陋在那时尽数停止,天地之间唯留他和他的神迹。


嘉德罗斯。他的脑中莫名出现了这么个有些奇怪的名字。嘉德罗斯,他的名字。


在他想象里叫做嘉德罗斯的孩子踏过一片阴郁,皮靴上沾了血和泥,流苏被污染得变成脏兮兮一团。他看着嘉德罗斯走近,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突然想起自己只在全息像上见过的玫瑰——他恰恰像金黄色的玫瑰,开在尸体与鲜血之中,由于未经细心培育而显得桀骜不驯,枝节蔓生,不那么完美——那花却精致得几乎虚假,每一片花瓣都以全盛的姿态张扬着,金黄灿烂。他就是那种玫瑰,带着高贵的血统却开在废墟之中的神。


他突然慌张起来。他低头去打量自己残破的盔甲,底下脏兮兮的粗麻衬衫,白发上沾染的一块块泥团,和血迹。就像是个意外被赶进神殿的虔敬信徒,抬头却偶然见到了自己信奉的神——而他衣着不整,因而对自己充满羞愤。


不过神不在意。


“你杀了人。”他开口,音调抑扬顿挫仿若歌唱。


格瑞张了张嘴:“我杀了人。”盔甲沉重,胸腔充盈着西欧冰冷的空气隐隐作痛。


他轻笑着在他布满尘土与鲜血的脸庞上吻了一下:“你会杀更多的人。”


“为了我。”


神赐予他灿烂的光芒,只是他忘记了人无法接受那般的灿烂。


那一瞬间他突然消失。周围丑陋僵硬的人偶又开始动作起来,敌枪划过他的胸膛。


不很疼,但是很冷。


血液温热。


他被抬出模拟舱,在学院的医务室抢救了三天,花了数月才恢复神智。这些日子里里他茫然地在终端里查找一个名字,结果不寻常地一无所获。


GODROSE。




“如何?”


“……你给我讲的故事都算不上什么好故事。”


“这才第五个故事,别急着下定论。”他的笑容里带着点意味不明的诡秘,“你会明白的。”


“下一个。”

评论
热度(5)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