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对搏

格瑞生贺长期更新作品。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6:00-7:00 第六个故事 对搏


地下黑客瑞/人工智能嘉。

术语全是自己瞎编的,设定来自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

灵感有来源于此及《海伯利安》。




数据流爆发,几何图形和网格线无限延伸。黑客先生面无表情地在脑后的数据插孔里接入一根硅条。显示屏上闪烁惨白的光芒。


“接入。”


细细的蓝色网格线向消失点延伸。简单的亮黄色方块缓慢旋转着,看起来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傲慢。


就差在上面贴一个“我很难搞”的标签了。这帮人工智能。他轻哼一声,给电脑敲入进入的指令。


方块表面像油膜一般泛着点金属光泽,扭曲旋转而后浮现一个若隐若现的黑色五角星。这人工智能倒还有点意思——他淡漠地继续敲入指令。


“继续。”


“倒是个不怕死的。”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来,“那不如就让你栽一把。”


白发的青年皱皱眉头,以最快的速度在键盘上敲出“极速后退”。


脑电图平线五秒钟。


白发的数据窃贼取下电极,拿起边上放的一杯牛奶:“查询刚刚入侵的人工智能的来源。五分钟简述。”


“未找到相关数据。”


他神色凝重,而后拿起边上落满灰的电话:“喂?是我,格瑞。”


“找你叙叙旧。”


“你怎么说也算是传奇人物了。怎么?打算为自己光鲜亮丽的履历上泼点黑?”所谓的老相识也就是个软件贩子,坐在自己仿佛三十年未曾挪窝的位置上斜睨他一眼,“不过那履历也没法拿到台面上见人就是了。谁都知道没事儿别去惹人工智能,你又是数据窃贼这一行里最不惹事生非的,什么时候对这玩意儿这么上心了?”


“这玩意儿不一样。”他锁着眉头用食指敲打坑坑洼洼的桌面,由于职业要求指甲剪得短而光洁,因此听起来没什么威慑力,“这不一样。我已经被它盯上了。只要一上线它就朝我过来——鬼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儿。帮我个忙,查查它的来历。我欠你一个人情。”


“顶级黑客欠我一个人情?这事儿说出去可很长脸。”对面苍老的男人在胳膊上又贴上一片药贴,格瑞想大概是LSD,不过黑市里药品出新的速度实在让他难以预测这些东西,“这玩意儿我听说过几次,邪门得很。我想大概是……”他敲敲自己老旧不堪的电脑,“那个,叫做嘉德罗斯的。”


“它隶属于Saint.K。你知道的,那个轨道上出了名的疯子家族。听说是吧。很难搞——他们家族的所有商业活动全权交给嘉德罗斯执行,所谓的法人代表不过是指纹,虹膜还有声纹之类鬼知道什么玩意儿的身份标记。好像走漏了点风声说他们要给嘉德罗斯做个线下躯体?谁知道。几年前的老消息了都。不知道是做出来了还是无疾而终……那群神神叨叨的疯子早就没什么人味儿了,大概是全寄托在那个你所碰见的人性化人工智能身上了吧……”男人眯起眼睛,格瑞知道他即将沉入复杂抽动的药物世界,“别那么看着我,图灵警察能管什么用?把它销毁?这可是私人财产——虽然不属于数据内核。”


他放声大笑:“那群疯子可没那么傻,会让那些老不死的砍了他们的摇钱树。嘉德罗斯不直接连网。它由无数数据访问接口下载数据又传出去——虽然慢了点,但行之有效。轨道上的事谁知道呢,法律——法律总是能通融通融的——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被违反。我们在就在这点通融底下做事。像那些——那些在树叶底下啃噬叶肉的蠕虫——表面上看不见,但总能发现被我们吃掉的一星半点踪迹——你,就是要清掉这些踪迹。”


“我先走了。”格瑞看面前的男人已经神智不清,起身离开狭小的房间,出门的时候刻意与头顶垂下来的硅条保持一定距离,“说好的欠你个人情。”


“死亡——杀戮——你所碰到的是神,脏兮兮的臭死了什么别放开我我的神不要在意别走不要——”


而后就是该死的沉默。


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沉默片刻接上电极,对电脑轻声说:“开始搜索,Saint.K。”


“破解他们的数据接口。”


“倒是还有点本事。”张狂的声音响起来,“格瑞是么?地下黑客——哼。我头一次见到有人会再来这里送死的。如何?身边有人跟着你为你拔线么?算了——就算马上拔掉你也回不去了。大脑不可逆性损伤。不如趁着还能在赛博空间游荡的最后几分钟来聊聊?”


黑客屏气凝神没有说话,手指继续键入跟进的指令。


“看来不想多说废话?”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个电子音听上去有点无可奈何的失落,“那就永远陪我在这里说废话好了。”


数据突然过载,网格线疯狂蔓延直直贯入他的大脑。额叶被丢进琼脂烧灼。一阵阵抽搐的刺痛在神经里震动叫嚣。电信号被记录下来,通过电极传输到云端,皮肤烧焦的气味令人作呕。一杯牛奶打翻在书桌旁边,他花了大价钱买的电子元器件在液体的浸润下陷入沉睡。




“……所以那个黑客怎么了?”


“他的意识被复制了一份上传到人工智能那里陪他永生。”嘉德罗斯笑,“抱歉,我忘了你是大陨落之后的人。永生就是如此简单——你也想尝试么?”


“……不了。我们继续讲故事吧。”


“如你所愿。”他取下新的通信志,眉宇间掠过一丝失落,“其实,那也算不上永生。”

评论(1)
热度(6)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