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追杀

格瑞生贺作,长期更新。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8:00-9:00 第八个故事 追杀


侦探瑞/赛博人客户嘉。

情节有来自《海伯利安》中的侦探布劳恩·拉米亚与赛博人客户约翰·济慈的故事。卢瑟斯星球背景设定同样来源于此。砖墙里的意识体原型为威廉·吉布森《超载蒙娜丽莎》中的芬兰人。




“身份证明,谢谢。”


号称嘉德罗斯的赛博人不顾对面男子冰冷的神色笑起来。格瑞的通信志闪出一点冷光,一个公式化的女声在咨询他手头的这笔巨款是否有意向交予他们处置。他微微皱着眉头拒绝,而后把视线重又投向金发的赛博人。


“我的身份证明信息不全。”他耸耸肩,“就用这种方式表现我的信用吧。据我所知你的开价是每天八百信用点,额外花销另算。我给你每天一千信用点,额外费用找我报销。给你打的一百万也大可以留着。我只需要答案。仅此而已。我不接受任何莫名其妙的解释,或者草草结尾。”


“既然您是赛博人,又有什么数据内核解决不了,需要我,一名小小的私家侦探出手的事?”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那个号称是人工智能的慵懒少年——他看上去还完全是个孩子——手指下意识在桌面上搭出一个金字塔,“毕竟现在还没被回收的赛博人不多了,数据内核想必也不会对您袖手旁观。”


“我希望你不要装傻,侦探先生。”自称嘉德罗斯的赛博人懒懒地说着扫一眼桌上的名片,赫然只有格瑞二字,“我来找你,当然是因为我有不能和技术内核说的事。无论你答不答应,我都默认你接下了这个案子——现在,你可以提问了。”


格瑞决定不多说废话惹怒盘在椅子上的少年:“那么请问,是什么案子?”


“ 谋杀。”嘉德罗斯把身子往前倾过去,鎏金的眸子直直对上那片冰冷,“有人想要谋杀我。”


格瑞几乎怀疑这个疯子有被害妄想症:“先生,如果您的赛博人格出了问题,您应该找——”


“叫我嘉德罗斯。”他的关注点似乎并不在格瑞的提议上,“我有确凿的证据。别想指控我有被害妄想——我比谁都清楚。”


“ 那么,迫害您的对象?”


嘉德罗斯重又懒懒地缩回座椅,围巾柔软的布料高高得堆到鼻子往上,里头闷哼一声。


“议会。”


“……有证据么?”


“跟我走。”嘉德罗斯满不在乎地跳下椅子,“我证明给你看。”


卢瑟斯的空气一向污浊。高楼带点恐怖的扭曲层层叠叠反复交错,钢穴中蝼蚁反复奔走匆忙,卑微可笑。嘉德罗斯斜睨一眼那些街头混混不做声,格瑞突然发现他的眼睛里有着与地下各色人物如出一辙的玩世不恭与悲观消极。他走到最近的民用远距传输附近,示意格瑞用他的卡进入。


硅巢。电子元器件的生产地,数据黑客们的麦加,一方无人清醒的净土。嘉德罗斯熟门熟路地带着他在庞大的地下迷宫里游走,整栋生态建筑沉溺在冰冷的稀薄的黑暗里。他停留在一堵破碎的砖墙前漫不经心地敲一敲,而后掰下两块碎裂的劣质陶土:“喂。”


“有何贵干?”苍老疲惫的声音里撒了一把冰冷淬骨的玻璃渣,从脊柱上一寸寸蔓延上来。格瑞的头皮一阵发麻——无论里面那个“东西”是什么,都算不上人了。


“这不是请你来和我的私人侦探讲讲故事么。”他懒懒地用碎砖块敲一敲墙面,“是谁把你搞成这样的?还是药磕飘了?”


“我想两者兼有,孩子。我见到了神——祂带我前往永生……”那个声音里透露着一股子不寻常的紧张,“别敲了,这玩意儿不经撞。你刚刚说什么?你的私人侦探?难得能有入你法眼的人啊——来,小子,站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别紧张,死不了的。是嘉德罗斯的私人侦探,看来也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等等等等。我好像见过你?哦,抱歉。我可能生前药磕多了——你们管这叫PTSD还是什么来着?”


只读思想的笑声就像把他的脑袋整个按进了一盆氨水。他皱着眉头听死人从坟墓里慢慢爬起来,关节嘎吱作响。墙缝里一股子腐朽的味道。


“我开始讲了。”




格瑞看向嘉德罗斯:“我没想到你还有在故事里套故事的爱好。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得多浪费一个小时?”


“不。”他愉快地在通信志上敲敲打打,“下一个故事和这个有点关系,但算是独立的。不额外占用你的时间——还有,听完再提建议,劳驾。”

评论(2)
热度(7)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