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mute

经常焦虑,偶尔抑郁,永远活着。

今天又看到一票的抑郁相关。
我这人脾气真的不好,看到这种事尤其会像脑子被门夹了一样冲动。
以下粗口预警。我写地狱其途就是为了科普抑郁但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讲。
—文明分界线【bu】—
你们安慰抑郁症患者的方式,多半都是错的。至少是无效的。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可去你妈的。
不会好起来的。你没法保证。
不要难过了—就这么一句话你就想让人家好起来?
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是啊我他妈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如果我知道,那我无法面对你殷切的目光,只好把伤口撕开一大块让你看。
疼不疼啊。
你还要来一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以为你涂了消炎药,结果往人家的伤里恶狠狠撒了一把氯化钠。
不会说话就请闭嘴吧您。不要再雪上加霜了。
太令人痛苦了。
你们能做的什么破事儿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我再说一遍。因为的确如此。
你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冷静下来,分析自己的得失,判断他们是否真的应该活下去。
我说真的,有些人就应该解脱。
我不残忍,我只是把人从悬崖边拉回来,结果勒断了她的脖子。

评论(46)
热度(2)
返回顶部
©Wintermu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