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赌徒

格瑞生日长期更新贺文。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9:00-10:00 第九个故事 赌徒


黑客瑞/人工智能嘉故事衍生。




“那是个老小子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冷静的疯子——他好像从没有老去过,他键入指令的速度曾经胜过一个低级人工智能,他能从军方的防火墙里黑出数据。


简而言之,他是个天才,图灵老爹再世诺伊曼神仙转生,大公司或者黑帮都挤破了脑袋想要得到他,但这人就是不为所动,就算跑到他房间去用他的黑客生涯威胁他,人家也只当你是一粒灰尘。除了这点以外他算是个好人,和谁都没结过仇——有活就接,没有就闲居一段时间。只是从没提过退出,别人到了他这个年纪他这个程度早就金盆洗手,他还住在自己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公寓里废寝忘食,硅条插件和电子元件从地上堆到天花板——不一定新,但全是好东西。他的眼光很毒,无论看人还是看东西。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刚入这行的那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小子,我看着他,问他说小子,学过么。他说不。那眼睛就是两个冰窟窿,和你这个朋友倒是有点相像——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扯了,我们继续说。


我不相信他没学过。他第一次摸到电脑手指就熟练得像第一百,一千,一万次摸它。我在一边看着,心里想,被我捞到一个千年等一回的天才。天才都是疯子。


但他不像那些人——南方人,伯爵,老吉。他不像他们。他疯得冷静有节制。他从不冒险,从我手里学了几手就跑了——我想他很聪明,知道我这儿不能久留。我羡慕他也嫉妒他——别这么看着我,我好歹也是个数据窃贼——好吧,前窃贼。还是很菜的那种。


但是他非常厉害。每个活计都拼上性命去做。是个靠谱的。


我可没夸大,你该知道的嘉德罗斯。我想你和那疯子交过手,就是你带他走——


我知道我知道神明大人。我很尊重你。


好了,我觉得没什么我能继续说的了。传奇人物某日如梦初醒金盆洗手,从此销声匿迹。


我管你喜不喜欢这个结局,给我听好,没了。


就这样,死得和他最后一次入侵的脑电图一样。”


“所以我们还是没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有的。”嘉德罗斯把自己浮夸的墨镜往上推,露出灿烂纯粹到吓人的眼睛盯着格瑞,“那个黑客。”


“是要追杀你的人?”


“是我的盟友。”他随手把自己手里俗气的饮料瓶捏扁,糖精和色素的混合物黏在白净的手指上,“大概吧。”


“那还来找我?”


“你要保护我的安全。”他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与这具躯体共存亡。我不能退回环网。我不能放弃这具躯体。”


虽然人都有好奇心,但侦探先生的准则是与案情无关的内容不要多问。他摸摸腰后的银色左轮手枪——七八百年前的古董款式,六发子弹。


嘉德罗斯只是盯着他,视线穿透他的颅骨:“他们来了。”


格瑞也不问,抓住他的手腕就朝楼上跑,塑料台阶年久失修,黏糊糊地掉下来几片碎屑。生锈的钢骨架吱呀作响,三氧化二铁的味道格瑞在卢瑟斯闻了五六年,反正几百光年的距离也敌不过普适规律。


嘉德罗斯反手拽过他的手腕。


有激光枪烧焦东西的味道。有老式武器的火药味。有匕首在空气中滑动的毛骨悚然的冰冷。


有尖叫,有血,有伤口。格瑞一概视而不见——他眼里什么都没有。他像被线牵着的傀儡迈开木制的腿脚往前迈,血液不过是水银在流动,玻璃球眼珠什么都看不见,大脑是稻草做的,里面乱糟糟冒出好几根针。【梗源《绿野仙踪》】他听见自己的枪响了,一声两声三声四声五声。


嘉德罗斯把他推进一间斗室,反手锁上门。


“这里坚持不了多久。”死到临头这个人眼里还全是疯狂,“死前来赌一把么?玩个游戏——从不冒险的侦探先生?”


格瑞茫然地看着他拿走出自己的手枪,又取出一把一模一样的。


“惊喜么?”他笑,“闭上眼睛。”


他依言照做。他面前有一张小方桌。他的对面是嘉德罗斯。他笑着。张狂放肆。


房间里满是暗沉的猩红色。


他们用枪抵着额头。


里面只有一颗子弹。


“这是一种古老的博弈游戏。”


斗室旋转得越来越快,子弹叫嚣着划破那方天地。


“坐在你对面的,难说是不是所谓神明。”




“……你这么做真的有意义么?”


“哪里没有呢?”


“你的行为和这些故事都没有。”


“你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嘉德罗斯的眼睛不易察觉地冷下去几分,“因为这没法后悔。”


“听下去。”

评论
热度(5)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