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盐酸舍曲林
又名左洛复
一日三次
每次一颗
于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疗效不可能的
副作用极为明显

—— 【瑞嘉】逃杀

格瑞生日长期更新作,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11:00-12:00 第十一个故事 逃杀


杀手瑞/被追杀的赛博人嘉。

可能有轻微血腥内容。

星球设定和追杀背景来自《海伯利安》。有《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银翼杀手2049》的影子。

一方角色躯体死亡注意。




“应数据内核的要求,赛博人已全部退出环网。强制执行。


但有个很让人头疼的。数据内核的心血之作,嘉德罗斯。


他不是人类人格的重建模拟,而是数据内核里一个独立的人工智能。数据内核给他制作了一副躯体,而现在,不知所踪。


是个麻烦事吧。


我知道你擅长解决麻烦事。”


有什么办法呢,歌功颂德受人敬仰的永远是用不着自己动手的政府,他们这群在地下做事的最后只能捞得个满身血污和半条命——有这些也就不错了。格瑞皱着眉头把等离子射线枪别在腰间,看到尽可能保留躯体完整性的要求又加上神经击昏器。


嘉德罗斯最后一次登陆环网是在无限极海。满是海洋的地方。格瑞假装是个不合时宜的观光客,租了条略嫌花哨的游船藏满枪械弹药。他猜测嘉德罗斯在什么私人别墅之类的地方,靠着维生系统活着——人工智能只要一分钟不接入数据网就和犯了毒瘾的亡命之徒没有区别——


新的登录记录出现在富士星。


失算了。


雪山前的尽是樱花——就算旧地已毁灭多年,他们仍旧固执地用习俗统领了这颗星球。他想嘉德罗斯该在哪个度假区。


神林。


那群圣徒坚守自己的领地。这里几乎没有一片空地。


他抬头望向灰蓝的天空。那上面停泊着巨大的树舰,枝叶交缠。


……又有新的登录记录。


他在,军方的神行舰上。


那地方他应该没必要去了,军队会介入的。白发的杀手长舒一口气,激活远距传送门。


神行舰停留在环网之外的地方。


人工智能去那种地方无异于自杀。连不上网对他们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为了逃亡?有必要么?格瑞不清楚数据内核里的事,如果人工智能也有社会的话他所受到的最恐怖的刑罚也就是消失。再说对他们来说肉身本就无用,他真的有些好奇这个这个人工智能的赛博人格是不是出了问题。


虽然说是不用插手了,他也没有人必须得自己抓的强烈欲望,但这么重要的目标当然也不是他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总有报告要写,杂事要收尾——这就是给政府做事和给黑道做事唯一的差别。他头疼地翻阅嘉德罗斯的简报,一遍又一遍——数据内核真是用心良苦,就算他要被回收了也没透露多少信息,甚至连照片都被挖掉,只剩一团模糊的金黄。也是,人工智能黑掉数据网——这么大的笑话自然得被清除。


电脑提示门口有人。就算为政府做事,结仇也是在所难免的,不得不小心——他调出摄像头。


门被直接破开。他手里的神经击昏器被握得很紧。


“听说你是负责追杀我的人。”


“我是嘉德罗斯。”


格瑞从没想过自己哪天会照顾一个小孩,更不用提这个孩子还是他的目标。嘉德罗斯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以高重力星球的标准也算不上高。他坐在格瑞的沙发上看着他转身面对他:“我知道你在摸自己的枪,在想自己要不要用神经击昏器。但是你发现它失灵了。我想你很生气。是我弄坏的——只是想和你聊聊。等离子武器是能用的。如果不想给上级交代,现在就开枪也无所谓。”


“就算不在乎自己的生命,麻烦也想想这么做给别人的生命带来的危害。”


“抱歉,我的脑袋里没有设置友善线路,也没有同理心——开玩笑的。”他随意地掏出随身通信志指指点点,“现在他们都知道我在你这里了,五分钟之内就会有人包围你的家。如何?趁着这五分钟和我聊聊吧?”


“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秘密。”


“我对于世界恐慌之类的东西没有兴趣,但是骚乱中的人总是很精彩。我很喜欢。所以我想告密,虽然对一个人说比对一群人说无趣了些,也算是我用这具躯体最后一次取乐。”


“我想你们都知道技术内核在造神。这不算什么大秘密。能知晓过去,明白未来的神,一切尽在祂掌控之中的神明。


他们造出来了。


就是我。


是的,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什么都知道。但我毕竟是人工智能,我能在开枪前一纳秒逃离这具躯体上传到网络之中,也能轻易离开,轻易消散。


但我绝不能说是不害怕这具身体的死亡的。它和我紧密相关,它给了我一些对于人的更清晰的认识……


不过,技术内核只想要神。也就是说,人类对于我们已经无用了。


在被自己亲手创造的上帝统治之后,好好准备着被销毁吧。


再见。”


格瑞听到砸门的声音微微皱眉,指关节微微用力。


等离子武器悄然开火,面前只剩下微微烧热膨胀的空气,不易察觉地扭曲他的视线。




“你故事中的主角总是很奇怪。我想那个赛博人没死?”


“数据内核不会让他们的神轻易死去。”


“……神。真是个无聊的存在。”


“何以见得?”


“因为人是立体的,而神是平面的。神可以当一个职业,但不可能是什么有趣的存在。毕竟公正无私博爱广大是令人乏味的。我想这个故事里的赛博人也算不上彻头彻尾的「神」。”


“有意思的见解。我们可以继续了么?”


“请便。”

评论
热度(9)
返回顶部
©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