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痛苦在我面前也自惭形秽。

我们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打开感知,研磨移情,将共享痛苦的大熔炉之水溢泼到语言的舞池上,试图从那无序的痛苦中挣扎出一支米奴哀小步舞。这他妈一点也无关紧要。我们不是化身,不是什么神之子或是圣子。我们只是我们,独自涂鸦我们自己的狂妄自大,独自阅读,独自死亡。

From Hyperian。By Dan Simons。最喜欢的一句。

评论(4)
热度(2)
返回顶部
©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