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切光】求之不得

套用了莎乐美的剧情。OOC有,剧情混乱没有考据,私设如山,打死我吧。
顺便再求个点梗。


那夜的月很美。

御苑内花草繁茂,偶有虫鸣。正是夏夜,萤火闪烁,伴了一轮弯月竟颇有些仙境的味道。婵娟不甚圆满,只是一勾明亮的光华,被云遮去小半,自有宫里嫔妃半遮半掩的神秘美感,映着一条小径。源赖光信步向幽深处走去,拐过一个弯,前头却是一列卫兵,守着个水牢呆滞地立着。

这样安宁的景致里却有这么个败兴的东西,自然是让他的兴致大打折扣。阴阳师微微蹙眉,问身边的侍从:“那里头关的,是什么东西?”

“听说是个大妖。祸害百姓可有段时间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好歹是被抓到了,天皇陛下命我们要将它关在底下,让它再也不见天日。”

“就这么个家伙,真能放火烧掉半个平安京?在这儿守了也有些日子了,底下半点声响都没有,差点以为它都死在里头了。”

“那是你没往里头瞟过……我上次也以为它死了,怕陛下怪罪我们监管不力,往里头瞅了一眼——好家伙,一双恶鬼的眼睛……血红血红的,那么暗无天日的牢里也看得清清楚楚……那样的妖怪,在恶鬼道里怕也不是等闲之辈……”

“哪有那么神啊,不也就是一个妖怪,真想不透……”

牢边守卫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来,源赖光竟也跟着起了几分兴致:“把它带上来让我看看。”

“这……大人请恕难从命。”

“命你们打开便不要多废话,否则现在在这儿被杀头的便是你们。”

“这……毕竟是天皇陛下的命令,我们虽尊敬大人您,但请您也别让我们为难,这可不是小过……”

“哪有那么多废话。”

“若是他要你们打开,倒也无妨。”

天皇悄然莅临,这御苑的阴森一隅登时挤满了护卫、奴仆与妃子,金属的腥味间隐隐错杂香粉的甜腻气息,逼得源赖光有几分不适。

守卫依言解了三重铁锁,六道铁闸。底下黑洞洞深不见底,唯水声涌动,一潭死水里没有半点声响。

可源赖光看见了那妖怪的眼睛。正如守卫所说,那是鲜红的鬼眸,是独属于桀骜不驯,杀戮成性的恶鬼的眸子。那眼睛冷冷地斜睨着阴阳师,鬼角也在月光下悄然展露血色。

这恶鬼让源赖光起了驯服的欲望。若是能将它制住,日后倒也不失为一柄利器。只是这宫里规矩森严,即使天皇格外开恩,这般大事也不是他一人能做得了主的。

“这大妖可有姓名?”

“约莫是没有的。从未听说过它有什么名号……”

看来,倒是一把无主的利刃。

水牢重又沉下去,锁扣严丝合缝。恶鬼仍非自由身,在牢里抬起头瞥了一眼野心勃勃的阴阳师,目光皆是不驯,激得源赖光竟有些心悸。

他定要将这恶鬼变为自己的阶下囚。

此次天皇是为了褒奖他平定叛乱才请他前来,御苑幽静,几杯佳酿下去,众人皆是微醺,丝竹乱耳中不时夹杂了大笑。只源赖光兴意阑珊,一杯清酒便没怎么动过,仍是满满一盏映了半轮残月。

酒过三巡,天皇已有了醉意。此次设宴便是为了奖赏源氏的功绩,旁人自然不敢对源赖光多嚼舌根,只在背地里津津乐道,猜测源赖光会向陛下要什么奖赏。

“臣愿要水牢内大妖的人头。”

空气一时间变得凝滞。那大妖出了名的凶狠残酷,欲除之而后快可以说再正常不过,只是……

“若我能给,自然也不会拒绝。赖光你有这般心愿自然是好事,但这大妖生性顽劣,解了牢门让你一睹真容已是勉强之举,其力大如牛,无人能治,押了它便花了不少心思。还是换个条件吧。”

“臣愿亲手砍下它的脑袋。只求陛下应允。”

礼节性的笑容逐渐被侵蚀消逝,化作一副冰冷的面具:“赖光大可从国库里挑一件自己想要的奇珍异宝,为何却要那么个肮脏的妖首?乘此良机,换上一件趁手的武器总是好事,何必与妖过不去?”

“臣愿为民除害。”

“若是斩妖失败,该如何担待?源氏一支若是失了你,怕也是群龙无首。”

“臣伏妖从未出错。”

“唯独这一次你绝不能出错。”天皇长叹,“将那把无人能制的剑拿来。”

“此剑乃陨铁所筑,遣能工巧匠锤炼而成,以死囚焚火锻造,怨气深重,并非常人可持的重器。若你能持此剑,你愿砍了那恶鬼的头便也无可厚非。”

三层铁锁,六道铁闸形同虚设,只挥刀便应声而落。那大妖伏在黑暗里,不言一句。

手起刀落,那项上人头便落在源赖光手中。鬼眸大张,红瞳里满是不甘。鲜血直落,溅在他一袭白衣上,妖冶诡谲。

自此之后再无人见过那妖首,坊间却流传道源赖光再次出征时,身边跟了个新武士,沉默清冷,但武艺非凡。

“不知他有没有名号。听说是叫鬼切罢。”

评论(2)
热度(19)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