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切光】夜宴(上)

灵感来源于《韩熙载夜宴图》。但这个绘画传递情报的梗其实只是一条隐线……
另外还是求个点梗【



那日,平安京内风言风语传得飞快,说是源氏最强的阴阳师把那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头给砍了下来,又斩了它麾下大妖茨木童子的一只右手。

流言的确惊人,不到半日这消息便流窜得满城皆是。有人道源氏这此次倒是立下大功,不知天皇要如何奖赏。也有人揣测源氏此次可真是出尽了风头,但还不知日后有无后患。更多的人则津津乐道于源氏年轻的天才阴阳师源赖光,夸赞他年轻有为又生得一副好皮囊,果真是贵族出身应有的样子。此等关系到名誉的大事源家自然是看重的,数日后便贴了布告说是会办上一场盛大的筵席,且开仓放粮,平民百姓也都能从里头分一杯羹。此话一经放出,全城上下皆是欣喜异常,王公贵族不介意多一场社交活动,平头百姓则能蹭上点饭食糊口,何乐而不为呢?

少数几个不乐意的,大约便是在与源氏争风吃醋的几个家族罢。这一时间他们倒也没法兴风作浪,只能从中作梗,暗暗地嫉妒这风头被源赖光抢了去,也只能在背后嚼嚼舌根。

过了两日竟又传出些流言,道那源赖光退治这般成功必须仰仗他手中的传世宝刀鬼切,可这源氏重器竟不翼而飞,其中定有蹊跷,指不定是在大江山一场恶战里卷了刀刃,成了块废铁;又或者是遗失在一片血腥的残尸里头,再也寻不到踪迹。于是便总有些不怕死的前去寻那把刀,妄图借此讹诈源氏一笔,却一个个地都没能再回来,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按理说那大江山早没有什么凶恶的大妖了,茨木童子虽是恶鬼,断了手臂也要好好地休养生息,这么一说,莫非是大江山还藏着些妖魔鬼怪?不过源氏很快便放出布告,称那刀好好地藏在府上,从无损毁遗失之说,并许诺日后定将彻底肃清大江山,这才硬把风头给压了下去。

“鬼切的确是把利器,但也是要看执掌它的主人的。”

数日后便是大摆筵席的日子,府里上上下下都忙碌起来,据说场面颇为热闹,惹得其余几个贵族世家更为不爽。

“不就是退治么?斩了几只恶鬼有什么好大张旗鼓地宣扬的?那是粗鄙之人才会做的事。”

“风雅之人自然是不必操心这些小事的。只有源赖光这样粗鲁的武夫才会把杀了恶鬼当风光事吧。可真与山上不识半个大字的猎人没有两样。”

“何必与粗人过不去呢?风光一时的跳梁小丑罢了,几日之后便没什么力气跳脚了。倒是天皇很赏识他……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若是他有谋反之心,又该如何应对?”

“那不如派人去看看情况。”

“为何要多此一举呢?这在座的各位不都是在请柬上落了大名的么?”

“见了源赖光我便心烦。找个借口推诿过去便是,又不是什么大事。派个眼神耳朵都灵光的去打探打探岂不更好?”

“倒也是个办法。但源家戒备森严,可不是好混进去的……”

“不是难事。我自有办法。”

当晚源氏家宅便是灯火通明,往来宾客络绎不绝,连平日里脸色肃穆的源家长老也微微带了点骄傲的意味在脸上。场景配角皆布局完毕,差个主角好戏便能开演,源赖光却锁着眉坐在房里,铜镜映了他的苦闷神情,竟完全不是志得意满的样子。

“大人?筵席……”

“命宾客稍候,我便来了。”

此次源家大摆宴席,自是要为平安京上下都讨个好名声的。而这名声说到底落在他源赖光的身上,落在他的赫赫战功上。鬼王的妖首,鬼将的右手与斩鬼宝刀都在大江山一役中不知所踪,他今日必定是要被逼着拿出这三件中的一件用于服众的,可这三件都不在他手中,难免会令人苦恼。

尤其是鬼切……其余两件失了便罢了,这样一把趁手的好刀,丢了实在是有些可惜。这无鞘利刃为他所用已有多年,向来忠心耿耿,甚至从里头幻化出一位付丧神,信奉他所教导的“正义”,竟为此甘愿替源氏献身。作为他毕生的骄傲之作,自然是值得他器重的。可这……

“大人……”

“来了。”

只有褪去平时的武将装束,旁人才会想起来他源赖光也是个俊朗的男子。雪白绸衣绣了龙胆纹,华贵庄重,自有高雅沉稳的贵族气息。

既然主角上场,那么这剧目也该开场了。

评论(11)
热度(44)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