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切光】电子迷梦 02

仿生人切x创造者光 赛博朋克世界观。
不是很满意。凑合着看吧。



这里是霾城的一个角落。

这座城市三百六十五天里有百分之九十三的日子都在下雨,剩下的时间则大雾弥漫,烟尘混合着工业品的气息扎入呼吸道。

青年穿着皮质外套拐过一个路口,柏油路因为年久失修而坑坑洼洼。擦过的一家小店有着油腻腻的橱窗,里头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人体器官和体外培植皮肤。

这里是霾城的盲区。迟钝又麻木的警戒之眼扫不到的地方。霾城的每个角落都有毒品、犯罪和暴力,但这里才是那些渣滓的根本来源。

鬼切要去见一个人。他在源氏的黑名单上。

倒卖源氏的产品,贩毒,私自进行未经源氏允许的仿生人改装……每一项都属于严重损坏源氏利益的行为。

源赖光给他的地址在这条街道的另一面,在城市复杂又无用的地下系统里。多年前设计的巨大排水系统早已不再适合这座庞大到病态的城市,更何况有不少老鼠在这里安家落户,私拆零件倒卖挣上点非法货币用以糊口。

“你所在的B3区就至少有五千个渣滓沤在这里腐烂发臭。”主人的声音从植入耳蜗的传导器里发出来,有着电子失真的怪异感,“我要你找的人在你面前从左到右数的第六根柱子那里。”

他依言走向钢筋混凝土构建的麻木森林,内置插件为他在视网膜上标注出敌意的具体数量和来源,直到被拦下脚步。

“不好意思,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动作要比对方更快。神经反射速度被刻意调高到战斗水平,未经机体强化的人类绝不是他的对手。肌肉组织经过加强,赋予他更高的爆发力和速度。他是为战斗而生的杀手,不会有人比他更强大,不会有人比他更忠诚。没有人可以拦住他。

数据库里实时更新的人脸数据与在场的任何人都不相符,但他能嗅到那股犯罪的气息是从哪里来的。那是他的天性——替源家扫除障碍,制裁犯罪。他是源家嗜血寻踪的猎狗,是为正义而战的杀人犯。这个人被要求消失,他便执行。

他的执行对象坐在桌前,身后黑漆漆满是瓶瓶罐罐——都是源家的产品,边缘印着小小的龙胆纹。器官是鲜活的粉色,仿生人沉睡在培养皿里,男男女女各不相同,神情皆是麻木,桌上撒着白色粉末和大杯工业酒精,目标坐在桌前,西装脏得看不出颜色,肮脏的塑料假肢在桌子上按出几个指痕。

“是源家的人?”他冲鬼切笑笑,“我知道的,源家派你来除掉我。当然有这一天了,我一开始就知道。老子活腻了,每天和这些乱七八糟的肉块打交道,还没有好酒喝,”他咧开嘴灌下一口纯酒精,“刚刚好这样死了,还能混个传奇的名声。现在就动手吧,源家的小子。”

鬼切有些困惑,周身的事物一时间突然失去了形状和颜色,变成了他没有意识到的实体。那些粉红色的肉块扭动着,抽搐着,像一条条扭曲的蛞蝓——

“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可惜为源家卖命是没有好下场的。不要太过相信他们教你的东西,小东西。”

当那些幻象消失的时候,他发觉这里已是一片狼籍。倒卖的生物组织被踩成肉泥,周围尸横遍野,目标的鲜血混合脑浆涂满了整个桌面。

他茫然地转头离开,踩在一具尸体的苍白手腕上。鲜血遍地都是,气味令人作呕。有个母亲麻木地将街头毒品磨成粉末吸进鼻子,她瘦若骷髅的孩子空洞地看着他,眼神逐渐失焦。

任务完成。他该回去做报告了。

主人在等他,而主人会给他解释。

鬼切没有见过那样的消极厌世,也没有见过那样的肮脏低贱。他生在源家的实验室里,诞生于虚无冰冷的光洁纯白中,本就与这般污浊格格不入。他为了信仰而杀戮,因为源氏便是他的世界。

源赖光没有怪罪他把现场搞得一团糟:“正常的水平波动,不需要大惊小怪。你依旧是我的得意之作,不用为此担心。”他自发地要求检查调节身体机能,结果是完全正常——“看,没什么好担心的。你还是我最完美的造物。”

他离开源氏的大楼,前往源赖光也不知道的秘密寓所——这是主人要求他的。

“你需要一个不让任何人知道的居所,在那里你不是鬼切,也不是037T1B-K,你是个自由人。源氏与你毫无关系。你只是收钱办事,明白了吗?”

他只是收钱办事。他要装作自己和那些拜金的杀手一个德行,漫天要价最后也完成不了任务,干完活就不知所踪,找个地方闷头喝酒吹牛,偶尔还会缺胳膊少腿,再装上来自陌生人的新零件,变成个缝缝补补的科学怪人。因为他与源家毫无关系,他不是为杀戮而生的军用型仿生人,不是天生就知道如何击中他人要害的杀手,不是源赖光最忠实的利刃。

他把私自扣留的银色插件放在电脑里访问。用脑机接口会在源氏的内部网络里留下记录。插件是那么小的一个工艺品,一握里却记载着兆亿字节的数据。

加密信息。但他认识可以解开的人。他要活得像个真正的人,总不可能没有人脉。

对方承诺三个小时之后给他答案。他坐在胶囊公寓里,床的长度只够他把自己勉强在上面摊平。窗外高楼遍地,往底下看则是永不停歇的钢铁洪流和麻木肉体,地下则充满毒虫、枪支和暴力。他忽然很好奇毒品是什么灵丹妙药,能让人付出身家性命;他也好奇酒精除了苦涩到底还有什么味道,无数人为之醉生梦死。他的代谢系统不允许他体验失去理智的状况。

人类想必是很复杂的生物,既可怜又可恨。而源氏将会为他们带来福祉。

他相信这一切。

评论
热度(25)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