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切光】失无复得(上)

是群里讨论的梗,失去了整个源家作为他生命倚仗的源赖光对上被他害得失去了信仰的鬼切。




鬼切是源赖光的佩刀。

虽说他鬼切随着主人四处征讨多年,刀下冤魂不计其数,平安京上下也只是听过他的大名,极少有人见过它的模样。甚至源家上下也未曾有人得以一见,直到大江山退治行前,世人方才一睹源氏重器的真容。

但就连源赖光也没想到,这竟是他忠诚的付丧神最后一次出现在平安京。取而代之横行于世的是一只大妖,鬼角生得怪异,眼瞳血红,身后竟还跟着只持刀鬼手。所幸平安京上下尚不清楚这大妖的来历,只知道那源家宝刀在大江山一役中不翼而飞,流言蜚语虽多,却也没有能叨扰到源家的。

源赖光自是清楚那大妖便是鬼切的。当初是他将这妖封印了收作己用的,契约还在他身上,倒也不用怕自己哪日睡梦里被前来寻仇的妖怪给取了性命。只是这么一出令源家的境地颇为不堪——本就是倾源氏之力发动的退治,说是成功不错,但鬼王妖首、鬼将右臂和斩鬼宝刀一件也拿不出来,难免遭人造谣生事。源家虽是大家,但无奈退治耗了大半人力财力早已掏空了整个家族,前有天皇诘问,后有流言蜚语,这么一出闹下来自是奄奄一息,衰落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是源赖光未曾想过的局面。他一生追名逐利,将源家的发展壮大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旁人笑他痴也不顾,贪也不顾。到头来他这辈子的努力就这么付诸东流,这般势力庞大的贵族竟如此颓圮而亡,对旁人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嚼舌根的话题,对他而言便是生生地将他的心给扯了撕碎,又掷在尘土里碾作烂泥给他看。而落魄的贵族甚至是不如平民的,从小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一旦跌了身份便灰头土脸受人耻笑,连街头顽劣的孩童也避让三分。数月之后,源家便在少有的几声嗟叹与大多数窃笑中四分五裂,曾经的功名与傲气皆化为尘土。

只是把源家拉下神坛是不够的,落魄的猎物虽已奄奄一息,确认是否死绝仍是有必要的。只有野兽的心脏真正地流干了鲜血,这庞然巨物才能由众矢之的变为饕餮盛宴,谁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往昔结交的好友、平日交好的家族,如今全都变了脸色,也要在垂死挣扎的猎物上再补一刀。

源赖光是知道为什么的。人都把利己主义刻在骨子里,不是靠修养和感性便能消磨掉的。大难临头靠的只有自己,旁人若是染指,多半也不会怀着善意。他深知这是要将源家彻底地打压下去,让这一脉永无翻身之日,甚至不允许他们在狭缝里苟活。

他们要将源家斩杀殆尽。

评论(4)
热度(30)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