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mute

经常焦虑,偶尔抑郁,永远活着。

—— 【切光】红弦俱乐部 01

为了卖本,住院也还是要营业的。

评论放链接。

梗源游戏红弦俱乐部/攻壳机动队:无罪。

源赖光活在众人口中。


“欢迎光临。”吧台里似乎二十年没挪过位置的酒保擦着自己手里的一个杯子,抬起头望向来客,“是新面孔啊,请坐。”         


来客犹豫地跨进下沉式的三级台阶,坐在酒保正对面的高脚椅上:“呃,我不太常来酒馆。让我在这儿安静一会儿……不好意思,不点杯酒似乎也不太好。那就给我来一杯……”


“不不不,稍安勿躁,先生。”酒保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倾身凑近有些局促慌乱的年轻白领:“你知道我们这儿是什么地方的,对吧?”...

—— 【切光】一场旷日持久的死亡 03

营业营业……走过路过看看本子现货通贩,拯救我个没饭吃的废人吧……链接放评论……


已经是冬天了。

展览已经接近闭幕,媒体纷争的喧嚣也逐渐退潮。与之一同被裹挟而去的还有鬼切的灵感——客户络绎不绝,他却没有任何灵感。一切新作都像拙劣的重复,缪斯似乎向他微微眨眼就消失不见。

自己果然不喜欢人。鬼切迈出电梯大门,与那个大马林鱼标本擦肩而过。玻璃门应声而开,他一头扎进自己的办公室,将门死死锁紧。

刚刚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东西。铅笔在纸面上迅速划动,勾勒出简单变形的人体。十字架,六芒星,圣像。石膏的圣母怜子像,女人手中空空,但他会为这她布置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也许是死掉的,但无论如何它比圣母像更...

我语无伦次……哇 这个repo说真的……

很感谢荔子。无论是一起度过的发病时期还是一起分享的人物理解……所有对角色的探讨和爱,彼此真情实感地在探讨着——说真的,为何选择切光这个CP,理由非常简单。要理解鬼切,源赖光是无法绕过的一个角色。我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探讨让我完善这两个角色于我的形象。他们的关系也的确值得探讨,而肉体上的关系?并不重要,是否是爱情?不重要。在原作向里他们真的有爱情吗?并不一定。只是关系,这些关系让我很好奇……

我在努力地,仔细地搭建他们的形象。我对他们真切的情感和理解都在这个本里表达了——写了这么多非原作向的故事,我的终极目标写在外封的背后——Another Possibility...

感谢各位的支持,预售卖出的《cybernetics》现在已经全部发货。原本没有二刷的计划,但因为印厂方面沟通不顺畅,目前还有一批A5尺寸,内容相同的本子可以进行现货贩售。有意购买请加2PQ群了解详细情况,任何疑问请联系 @咒逝川—整日刷屏 进行咨询。

—— 【切光】一场旷日持久的死亡 03

依旧是单箭头异性恋描写注意……

各种宗教梗有【。】


鬼切的系列作品定于半个月后在一家小型个人美术馆展出,海报已经贴遍了各个没有人会去留意的角落。细节问题,关乎到收入、人流量和其他与作品无关的琐事他一概懒得打理,索性全都交由源赖光与对方磋商。现在他的重心完全放在崭新若潮水溢出的灵感上,对其他一切都充耳不闻。


羔羊,信徒,虔诚的追随者。在教堂,在宏大的圣像前跪伏的信徒,坚信自己会在审判中获得一席之地,进入祂的城邦的人。信徒是这样的,至少外表总是如此。而在心底里他们究竟为什么会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作尽恶事的人为什么相信每日祈祷就可免受七大灾厄?神会替他们背书吗,如果他们...

—— 【切光】骤雨乍息于奈良 下

做个合集,太长截两半不然不让发。


突如其来的来电,发起者为安倍晴明。一长串罗马音被标记为加粗的红色在他眼前闪烁,紧急通讯的字样稳稳地烙在视野的右上方。

接通后还来不及问候,对方的声音便急切地插入进来:“源赖光和你在一起吗?”

质询来得尖锐又突然,一刀劈开他准备好的寒暄:“大概在楼上倒腾什么东西吧。怎么了?”

“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在。我现在到这边来,他……”

晴明的语气里有着难得的慌张,鬼切跟着也神经紧绷起来:“怎么了?”

那头沉默,而后传来深呼吸的声音。大约七次。小口啜饮茶水的声音,然后再吐掉一片茶叶。半分钟以后,晴明再次开口:“源赖光有两个同辈亲戚住在奈良。我和他弟弟博...

—— 【切光】骤雨乍息于奈良 上

发个合集。

太长了不让我一起发,截一下。


鬼切结掉手头的一个单子,方才从里斯本回来。对方派出的杀手在墓园堵截他,悼念里卡尔多·雷耶斯的石碑被用以藏身——“这里安睡着一个愤怒的人”。一公斤TNT炸药挂在大门上,惊扰了大师的安眠。

一路上他被蹭掉了大约十立方厘米的皮肤,血液从伤口汨汨流出。新欧盟航空的乘务员微笑着递给他一卷绷带,酒精的气味在上面挥发。目的地是千叶,他熟悉的罪恶之都。头等舱的冰果茶有点太酸又太甜腻,一杯有半杯是大颗大颗的剔透冰块。舷窗外的景色被遮光板盖住,想也知道是灰蒙蒙的一片。他闭上眼睛,渴望一次彻底而完全的休整。也许不再接活。

任务中途酒吞知会了他一...

—— 【切光】一场旷日持久的死亡 02

*单箭头异性恋描写注意

*个人本预售今晚截止,链接请见评论,没有二刷的打算,愿意购入的请今晚拍下,感谢各位支持。


教会的走廊里空空荡荡。


鬼切在逃。他不顾一切地向走廊的尽头冲去,跌跌撞撞地冲过十二门徒的雕像,与一根又一根的立柱擦肩而过。草地葱茂,阳光正好。


但鬼切看不见。他只是闭起眼睛,迈开腿跑去,胸口因为呼吸急促而剧烈地起伏。身后有愤怒的巨人咆哮着追逐他,一只手就能轻易将他扼死,手臂伸出时带起的风让他步伐趔趄。他要逃出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然后鬼切惊醒了过来。


现在是凌晨三点。他的眼睛发疼,头脑混沌。还好有一份自己经营的事业,不必陷死在体制内规律...

—— 【切光】一场旷日持久的死亡 01

后知后觉发现今天算是鬼切生日,迅速摸了一下最近的一个脑洞祝他生日快乐……感觉写不完而且估计篇幅很长,姑且先占个坑请他吃块蛋糕!

顺便还是打个广告,个人本《Cybernetics》预售要截止了,感觉自己被限流得好死所以努力捞捞,预售链接如果有兴趣请务必点开看看,谢谢各位捧场【】

BGM:Hurricane-Halsey


天气在逐渐变冷。

鬼切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短款外套放回衣柜,拎出一件风衣。今天他要走上好些路,希望不要下雨。

工作日的教堂空无一人。在募捐箱里投上两枚硬币买一个蜡烛点燃,烛泪流到他的手上,在这样寒冷的空气里显得比原本的温度还要更烫。蜡油在他手上凝固成透明的一层薄...

—— 【切光】骤雨乍息于奈良 13(完)

大概一个月之前就写完了,收录在本子里。这个是预售链接,我就捞一捞。

总共四万七千字,出乎我意料地长……其实可能会更长,但我太懒了【。】

这篇想来写了小半年,拖得真的很久。到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一开头它讲了什么。总之前篇请点合集查看吧,全文一次性发完总觉得太长了。这只是一个草率的结尾。


鬼切如释重负地转过身来,转向源赖光举起双手。

脑内的所有怒吼在按下回车键的一瞬间彻底消音,只剩下漫游者悠长而怪异的笑声。低音里的管风琴悠长回荡,高音则由小提琴轻颤着发出。黑管,圆号,竖笛,那些鬼切闻所未闻的古老乐器一件一件自他脑海里浮现,发出动人的音色,组合成现代人已经彻底遗忘的轻柔乐曲。...

返回顶部
©Wintermu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