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mute

经常焦虑,偶尔抑郁,永远活着。

—— 【切光】噬

微血腥,可能有点OOC,看着开心吧。
北极圈好冷,我好饿我好想吃粮。
顺便可以来加切光群一起挨饿【什么】

源濑光不是没有想过鬼切会回来,但当他看到自己精心培养的武士血淋淋地拖着长刀站在他面前时,竟也一时没能认出堕妖的俊美付丧神。

他初闻家仆慌张的禀报时无动于衷,以为不过是大江山退治中哪个情报里没能提及的大妖前来寻仇,只捻了张符纸喃喃地念了咒文,唤了几只式神出来。

“跟着他去,把那个妖怪赶走。不要大动干戈。若是能打听出他来自何方,那更好。”

式神们领命诺诺地随家仆退下去了。他放下茶碗,立于高阁之上远眺楼阁山海。这平安京说是宁静无事,靠的却是是他源濑光在这京城里平定风波,斩妖除魔。这平安京,建于他一人手刃的尸...

—— 【切光】凶刀

新坑新开始,快乐产粮温暖北极。

鬼切是一把刀。

他是源氏的刀,是高雅的重器,是正义之刃,是裁决与公正,是英勇的象征。

鬼切葬送过无数恶鬼。它们顶着人的皮囊在人世间游走,底下一副丑陋的壳子啃吃心脏,饮尽鲜血。

源氏厌恶这些丑陋的生物,他随着主人杀伐四方便也嗤之以鼻,誓要天下再无恶鬼肆虐人间。于是在鬼怪之间流传开来,说源氏的任何一场讨伐都从不失败,因为他的手中有宝刀鬼切,那些同族连尸骨都没剩下一片完整的。

“若是见到那个一副好皮囊的武士,可千万躲远些。”他们啖肉饮血,道,“那可不是好惹的主。”

京都因这鬼切的名气竟太平了不少,源濑光作为执掌这刀的阴阳师便也有了响亮的名号,每每有人大摆宴席,总少不了一纸请柬。鬼...

返回顶部
©Wintermu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