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牢笼神祇

@这么可爱一定是吃太太的小甜饼长大的隼 的50fo点文。能拖这么久我也是服气我自己……

总之终于赶在100fo点文之前写完了。今晚九点就准备爆肝了。

嘉单人向。
一个非常难写的故事。自己也算不上多满意。
很草。凑合着看看。
BGM:Gasoline-Halsey
Final Frontier-Thomas Bergersen
輪廻転生-まふまふ

01

「生命体征平稳」

「电信号正常」

「脑电图无异常」

……

「断开人工生命维持装置」

实验室的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齐齐地看向那个巨大的培养皿。眼神里自然是热切与渴望。粗重的导线层层垂挂,从培养皿四周发散出去,以不羁的姿态延伸向各个角落,营养液中那具略显苍白的少年躯体在层层包围之下显得极为突兀。

「神」欲降世。

培养皿中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初次浮现意识。

那是一双纯粹的,不带任何杂质的眼睛。通透的金色——最尊贵的神该使用的颜色。任何人看到那样的眼睛都不可能移开视线。没有恶意或者示好,甚至半点好奇都没有。那样的眼神在旁人看来或许会被斥责为空洞,但在他眼中,后人称其为空灵。我从中看见的是亘古缓缓旋转流动的惊艳,万千的炽热恒星,难以想象的年轻灿烂。这些,他人都只能从回忆里拆取半点褪色的苍白描述与无尽的憧憬。

看到的第一眼我就相信,那一定是人造的眼睛,也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眼睛。自然雕琢的眸子总是掺杂着杂质,即使刚开始纯洁无暇,随着时间的积淀也会留下印记——不过有些宝石就是因为有了杂质才变得美丽,这当然不可否认。

不得不承认,他是我见过的最像神的一个实验品。其他的实验品多半在睁开眼的瞬间扭曲面孔,发出无声的尖叫,活像恐怖片;要不便是神情畏畏缩缩,吐字不清,说话也断断续续。只有他,带着不得不令人折服的骄傲与尊贵走出培养皿,湿漉漉地披上早已准备好的洁白长袍,步履庄重而缓慢,神情里带着一点自满。

实验室里的气氛凝重。人们纷纷躬身向神明行礼。神明轻轻摆手,以十分自如的姿态。神呐,不食人间烟火气息,沾染到俗世的尘埃难免不适。不过神既然决意为人类的福祉来到人间,也就很难说他该不该蹙起眉头表现不屑了。

神明就该是这个样子。我目送着他的背影,满意地想。

终于我这辈子还是做出了些什么的,比如这个完美的造物。



02

他学得很快。超出我的想象……

果然还是低估了“人”的求知欲吗……

但可惜的是,我们并不需要一个人。

我看着面前的少年——

以一种无畏的神情与我对视着。眼睛纯粹的金色有一瞬间让我不寒而栗——那不是人该有的眼睛,太纯粹了。对,那是神的眼睛。是神无疑。

我尽力地稳定心神,而后开口问他:“你是谁?”

“嘉德罗斯。”

“你的身份?”

“神。”

“很好,但是你现在还不是神——总有一天会是的。我的目标就是将你扶持为神,而你也只是为了成神而生的,你只能为神,别的一切身份都不是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

保持年轻的神与外界的隔绝,让他根据我们的想法生长,从一开始就不会有蘖枝,不会有偏差。让他在这样简单的环境下生长。我们不需要人。我们不需要意识。我们要一个平面,要一个单纯的神,所有其他的意识都没有意义。可惜这些无用功必须保留……令人生厌的陈词滥调。我恨透了这种恶心的所谓自主意识。把他关在笼子里就可以,给他戴上枷锁,让他自以为自由地生长,让他被束缚在他所不知道的牢狱里。走不出来最好——把那无用的自由意识削弱到形同虚设,这样我们便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神明。连我都必定会对其无比虔敬。

我想起他的眼神,那里面已经有了一丝自我意识萌芽的意味。糟糕却又无可避免的征兆。

我们不允许怀疑,失败,恐惧与废物。

他真的学得很快。说真的,对于他成神有所帮助的内容并不多,他能很快的学完。但那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扼杀所谓自由意识,我们需要的是无私公正的神——简单来说,我们要一个傀儡。丝线不是由我们控制的,由我们给他的那些知识所掌控。那么他便是自以为“自由”的,然而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被料到。我要的是决定论,所谓不确定性实在令人作呕。我们能够摧毁他,我们能够杀死他,我们能够让他消失于无形。我们将是神背后转动的巨大齿轮——科学造就的神明将会很有意思吧。完美的,能实现一切预言的,适合掌控百姓的。科学性宗教。

我会考虑在接下来和实验品提一提宗教的事。



03

他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了。

非常糟糕的征兆。之前的几个实验品也都是这样的状况,最后疯的疯死的死——废物有谁去管呢。记不清了。

他问我,说自己算是什么。

自我怀疑?又是不祥的信号。简直是魔咒……

“你?你是神。我们创造你,因为你有着最完美的一切,从品格到躯体,你只是为了成神而生的,别的一切都不适合你——这注定了你能做到最好。至于你的存在?当然是真实的无疑。别去质疑——多说无用,但你会懂的。神不需要知根知底,只要能够无私地心怀他的臣民就好。”

他看上去有点怀疑,口头上倒是应下了。

我想着该说些什么让他信服。他的出世之前我们编排了无数种情况——没有一种比自我意识的浮现更为常见而难缠了。

毕竟,我们制造他的时候也赋予了他极高的智商,不怀疑这一切是不可能的。让他学习的时候也难免会提到外界,自然也不可能告诉他这里就是全世界——难道要他统领这个实验室吗?

我问他在他心目中的自己算是什么。

他还没学会隐藏自己的心思——很快就会了。

“我与他人不同……我诞生于你们的监控之下,由你们所创造。如果真如你们所说,我将成为神,那么神又为什么会被他的子民所制造出来?所谓神是高于人的存在,那就不可能在人的手下诞生——”

“因为神由他的百姓所认可。只要百姓能够相信你是神,你就是。你总会是的。现在,不要想这些没用的了,下午是战斗训练。”

“……是。”

……危险的信号。我会试着去制止——不惜一切。以他的才智应该会很快被识破……

管不了那么多了。



04

他最近很听话。不知道是我的计划起作用了还是他学会隐藏了。不得不承认后者的可能性更高——真令我难以启齿。不过既然是神,总该比他的臣民聪慧吧。

他似乎开始想要探索外界了。还早得很,不急。

一步一步来。



05

这个实验品每一次都超出我的意料。

战斗天赋极强,也极度聪明,能很快地做决断,从不手软。不留情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非常好。冷酷无情的神……不知道他的臣民会作何感想。

不过反正他怎么样是我们所决定的。

他要公正无私,他要完美无缺,他要爱他的臣民,他将每时每刻作为神而存在。

他没有别的身份。

不会有感情,不会有自己的思想,不会质疑自己存在的目的。不会失控,不会过载,整个计划不会因为一根手指的轻轻推动而全盘崩断。

毕竟是神。

我们不会让他鲜活起来。神就该是那样的平面,是不是人甚至都无所谓——只要能做好他分内的事而不多管闲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似乎非人的神更为高效,可惜机械制造的神不能使用——后果是可以想像的,一旦事实败露,愤怒的信徒将把我们全部送往刑场。因此我们的任务并不是给人的胚胎灌输成神的能力,而是尽可能地从中剥去那层名为人性的虚假外衣。那只会引起误判与混乱,对神的职责毫无用处。

我们不要人,那些未完成的残次品不能称为人抑或者神,只是其中半死不活挣扎的卑劣物种——他们会被消灭的。

希望他不要辜负我的希望。销毁实验品而不走露风声实在是太麻烦了,而我讨厌麻烦。



06

他拥有天才的特质。

也就意味着他很危险。

我们教不了他更多了,是时候考虑考虑下一步的计划了。



07

他向我提起了情感。

情感?嗯,他的描述是“身体机能在不同的状态下有着不同的水平”。也描述了大脑中他尚不清楚的机能——是意识。

“那叫做情感。你所描述的大脑中的思维叫做意识。但那些是废物——我知道它们听起来很有意思,但都是你成神道路上的绊脚石。踢开它们,神不需要这些东西。神爱世人——这是常识。你不需要感情去证明这一点。你也不需要对他人有任何感情——没有用。我们只要你履行你的职责。”

他没什么反应,只是盯着我。那双纯粹的金色眼瞳再一次地让我感到了恐惧——那是透彻的,来自于单纯的天才的目光。只有被关在高墙之内的天才才可能有这般的深沉,因为纯粹,那眼睛就像镜子映出我此刻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被识破令我感到丢脸。

“你,也有这种东西。情感。意识也有。”他缓慢地说,“既然是废物,为什么不丢弃?”

“作为凡人,我们可以容许这种纰漏——”

“但是神不允许。”他笑起来,是神桀骜张扬的笑容,不屑却又有点苦涩,“我知道了。”

我几乎是逃离那里的。回到实验室,那些望着我的眼睛仿佛在拷打我的灵魂,仿佛我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一大滴冰冷的汗珠缓慢地落下。不——这不是我的错,他也不是错误的,本不应该有的存在,我们是需要神的——是的,就是这样,不要感到罪恶,你是为了人民的福祉——

“开工。我们要加快进程了。”



08

我们没办法再掌管他了。现在最多只能说是——呃——最后的调试吧。说真的,这里面有我的私心——我再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甚至不愿意呆在他身边——那使我自惭形秽。明明是造神的伟大壮举,却让我对他良心不安,内心时时刻刻有声音在告诫我他是神,不需要心软,严苛的训练才能让他成为真正的,完全的神。但我做不到。也许太软弱了,也许我该把权力转让给别人,但我不会放手。换做别人,他们的同情心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这么安慰着自己,以掩盖我对权力的丑陋欲望。情感的消除——应该是很有效的方法,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开始尝试着抛弃这废物了。

接下来就要到让他外出探索的环节了。我们只需要实时监测——反正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施以援手。

一切就看他自己了。



09

“……外面和这里不一样,你应该知道。去履行你为王的职责,去学习着成为——成为——成为……人。”

“之前说我并不能为人而要求我为神的人不是你们么?”

我看着他不寒而栗“那是……那是……阶段性的要求……阶段与阶段之间是会有冲……”

“阶段与阶段之间的目标是有冲突的,是吗?”他笑起来,转身走向建筑外他从未见过的世界,未来神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光芒万丈之间。

他无疑是神——我能这么朦胧地感觉到。

不,那感觉很清晰。他就是神,只有他是神,他只能是神,只能有他一个神。

我会是他的第一个信徒的。



10

巨大的荧光屏在显示着实验品生命的波澜起伏。

轻微的波动——刚见到世界的激动。颤抖的线条——与人初次打交道?平稳的——假装镇定?装得很像,什么时候学会的隐瞒身体数据?他还藏了什么——啊,巨大的不寻常波动。

音频与视频不到危急时刻我们并不想查看,但谨慎为好。他后颈有一块自己不知道的芯片,连结着视听神经——成像还算清晰。

……彷徨?

猜疑,焦虑,不安,恐惧,纠结,愤怒,烦躁,抑郁——一切的负面情绪,真该死。

所幸他还算能够管理自己的情绪——就凭这点,他也会是我们实验历史上的里程碑。

当然我很希望这就是终点。

遇到什么麻烦了——充满恶意的人。

手上初次沾上别人的鲜血?有意思。但是太激动了,他不应该为一个平凡的生命而纠结——至少在此刻不需要。

情绪到顶峰了——我很想看看他是怎么爆发的。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近乎病态的快感——我想看到他彷徨无措的绝望模样,能让我从被他审视的目光里解脱。

显像模糊了——怎么回事?

断开了。

他早就知道了……

所有图像剧烈波动,红色数据比比皆是——

直线。

直线。

直线。

实验失败。

还好,死在外面的环境里不需要我们做太多清理。

AGAIN。

评论(4)
热度(10)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