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盐酸舍曲林
又名左洛复
一日三次
每次一颗
于饭后半小时温水送服
疗效不可能的
副作用极为明显

—— 【安艾】请问,你存在过吗。

是 @无爱一声轻 的安艾点文。我就是不会写甜腻腻,原谅我……

是个假刀。结尾我也不知道怎么甜回来的。请谨慎食用。




木窗外洒落金色的阳光,温暖照耀着外面业已枯萎的杏树。艾比望向被镀上金色的一片枯叶,手里的苦瓜奶茶晃晃悠悠,热气冒出一个抽象的形状。她记得很久之前有个笨蛋骑士让她骑在肩头去摘杏子吃。每一颗果实都生得金黄灿烂,汁水也是甜美丰盈的。皮很薄,有一点涩。那个棕发的青年看着她挎着篮子就开始啃杏子的样子,笑得像这秋天的阳光,说艾比小姐如果喜欢在下会帮你摘。


那棵杏树是他多年前栽的吧。笨蛋骑士好像很喜欢园艺。她的视线有一点模糊。


笨蛋骑士还很喜欢面包。不仅仅是喜欢,他自己也会做。吐司金黄松软,小蛋糕上的草莓和奶油都堪称完美,黑森林的巧克力刨花不多不少,慕斯极细腻。然而他不会做饭——根本就不会。每次都把厨房搞得乌烟瘴气的,艾比实在需要怀疑一下这个人的技能点到底落在哪里。不过他的笑容真是好看,和他烤的吐司都是一样的温柔软和,带着点快要融化开来的暖意包围着她。


那个人很喜欢旅行。偶尔会说想带艾比小姐去好地方——多半是无人的荒原,静得人生冷的山洞,她不喜欢。她喜欢城中心的建筑,喜欢乡村风格的木屋,喜欢温和美好的东西而不是粗砺的自然。那次笨蛋骑士带她去山上,夏季的风刺骨。他忙着支帐篷,要她抬头。她往天上看去——是星子。千千万万的星,仙后座,猎户座,射手座,白羊座,整条银河旋臂。她穿着笨蛋的大衣瑟瑟发抖着被抱在怀里,他的躯体永远都带着蓬勃的暖意。他问自己对这次的目的地是否满意。


……也许?


杏树不是一直种在她家门前的么?面包不是弟弟从拐角的面包店起了个大早给她抢回来的么?星空不是自己赌气冲出家门去看的么?


那个人——在或者不在都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对她的生活根本没有影响的那个人——


他真的出现过么?他真的曾对她这般灿烂地微笑过么?他确实是自己喜欢的人么?为什么他的一切,艾比都没办法确定?


笨蛋骑士——一点都不帅气。


一点也不。


故做姿态地出现又消失,连记忆都带走,才算不得什么正派的做法——算不上。


快回来道歉啊笨蛋。怎么还不回来。


你去哪里了。


你要走了吗。


你要前往何方。


你能不能不要走。


不可以吗。


那能不能带上我?


也不可以吗。


你说再见了?


不好。我要每时每刻都看到你。


你就这么走了,不。


他真的存在吗。世界上真的有过这么一个叫安迷修的人吗。他曾是自己的恋人吗。他是不是只是自己的幻想?是不是从来就不存在?这样完美的人……


“艾比小姐。


秋天下午的阳光的确很不错,但趴在这里睡着是会着凉的。”


臆想又统统消失在苦瓜奶茶飘渺的热气里,对面青年的笑容被模糊了一点,仍挡不住那样的灿烂。


她想起安迷修带着她去看星星时的模样,年轻,意气风发。


“在下会是恒星艾比小姐最忠诚的行星。”

评论(39)
热度(25)
返回顶部
©舍曲林三块钱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