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晝潛眠

目前切光坑中。对家不要让我看见。
想要鬼切。
身体状态差 更文不规律。
画点画,写点文。
看不顺眼取关就行别和我KY,最近心态不好。
欢迎和我来切光群唠嗑。也欢迎扩列,门牌2354609853。
完了。

—— 【瑞嘉】孤独

格瑞生日长期更新作。

海伯利安paro,末世废土设。




12:00-13:00 第十二个故事 孤独


星球开拓者瑞/协助人工智能嘉。




此次的目的地是B2804-d。


B2804-d,B2804-d,B2804-d。


默念三遍,而后调出相关数据。大小为旧地的2.3倍,重力为0.7。本地生物状况不明。位于银河系第五旋臂末端。大气状况不明。


“我想是个还不错的地方。位置还算靠中心,基本条件也都不错,应该很快就能完成。”


“完成仅仅意味着下一个星球。没什么意思,嘉德罗斯。”清点器材的白发男人头也不回,语气冷淡。


“你啊……脑子里只有工作。休假呢?”


“我不需要休假。”


“那也没有人要去看望么?”


“我的故乡没有加入环网。就算有也去不了了。”


“是……”尾音里刻意模拟出一点好奇。


滑动清单的手指微微顿了一下,而后继续向下翻阅:“旧地。”


电子音装模作样地发出嘶嘶声,沉默大概五秒钟后说:“抱歉。我不知道。”


“我想那是因为档案里没有写。”他终于转过身来,“飞船的状态如何?”


“确认了三遍。标准程序都走过了。”


“准时启程吧。”


“明白。”


故乡。


已经逝去多年的老地方了。他们曾经叫它地球。多年前它就已被黑洞吞噬,现在仅仅是一个回忆,一个幻影,一个过去的死魂灵,没有人记得它的任何往昔,也没有必要。


这颗星球上一片死寂。氨气的味道有点浓重,空气也稀薄得惊人。不算特别荒芜,土壤成分不错。但很可惜没有生物——一个都没有。连细菌都没有,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惊人的死寂又无趣。


“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大奇迹。”


“嘉德罗斯,分析空气成分的时候你也有多余内存能讲话?”


“你就这么小看当局拨给你的设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可惜——”数据面板上一阵不大不小的起伏,“人真是难以解析。”


“不然人和人工智能还有什么差距?”星球开拓者依旧在忙碌于简易房屋的搭建,“快点嘉德罗斯,要日落了。我还有气候方面数据要记录。”


“空气计算好了……百分之三的氨气,百分之十八的氧气和百分之五十氮气。还算不错。”


“氧气含量要提高一些,氨气……不难搞定。氮气相对来说稍微少了些。相对应的改造设备调出来了么嘉德罗斯?”


“早就准备好了。”


空气冰冷。地面碎石嶙峋,风里带着点无情,还未被驯化的恶意狠狠地割过来,扎进骨髓里。


他喜欢这种孤独。让他回想起自己短暂的童年,他一个人在旧地上生活的日子。


细菌躺在零下五度的尘土里制造氧气,机械臂支起几根钢筋。茫茫天地间只有他和寄生于网络中的虚无少年,笑意更胜当年,鲜衣怒马肆意天涯,丝毫不在乎遍地的苍茫贫瘠与空洞冰冷——这里只有他和格瑞。


人大概不太习惯,但对嘉德罗斯来说都是一样的——数据网就是他的家。任何情况他都不需要担忧,只要零点零一纳秒的时间他就能重归由数据神经元交织而成的网络,撞进那片他再熟悉不过的虚无。因此当局完全不担心报废之类的事,就算这颗星球由于某种天灾人祸消失了,他大概也会一直存在下去。


反正,这场任务里除了他都是消耗品。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嘉德罗斯疲惫于与格瑞争论工作的意义,对他的无趣深深地感到失望,嚼在嘴里的苦涩的种子终于被碾碎开出一点辛辣,那赤裸的痛感里带了点甘甜,味道他不能说不喜欢,毕竟他向往的就是高潮迭起的生活,而在环网里处处能满足这一点。


但他此刻选择了断网。


这是对AI最大的惩处——离开它赖以为生的家而放逐在冰冷里,空有庞大的处理能力,眼前却净是贫瘠荒芜。


不过嘉德罗斯不在乎。


他眼前那个人就够他的处理能力忙碌一辈子了。




“……我希望你的故事更有意义一些。”


“有意义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快点讲完就是有意义。”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極晝潛眠 | Powered by LOFTER